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百七十七章昨晚,今天,判若两人

第二百七十七章昨晚,今天,判若两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盯着叶明明眼睛比划着说:“就你这切割器吧,哟,这全英国字,看上去很高档的样子。其实,你没必要买这个进口的,国产一样,这东西,差不了多少,还有你这皮箱,嗯,做工失败,设计失败,用料更不用说了,你要跟我说它是真皮我都跟你急。”
  
      “三千几?”我抬头问叶明明。
  
      妹子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说:“三千六。”
  
      我点了下头,伸手在身上摸了摸,掏出皮夹子,我瞅了一眼里面。
  
      只有不到两千的现金了。
  
      我数出来十张,放到床上说:“这么办吧,我也省得往装修器材料商店跑了,你这点玩意儿,折折旧,一千块给你,这东西归我了。”
  
      我递钱。
  
      叶明明又抽动下嘴角:“我不卖。”
  
      “别地呀,卖了吧,卖了。”
  
      我拿着切割器,信步走到房间电视柜那儿,一把就给叶明明大包拿来了。
  
      “你别动我包。”
  
      我一边闪,一边说:“哎哟,怕啥呀。“
  
      我把钱往包里塞的同时,我翻了下包。
  
      咦。
  
      “医用橡胶手套,,还有两副。咦,这是,一次性的雨衣吗?“
  
      我拿出一块塑料布,抖落一下,依稀是个雨衣模样儿。
  
      我顺手,给扔一边去了。
  
      “护目镜!还说你不是装修?”我摇了摇头,又伸手拎出来一个针盒子,打开一瞅。
  
      “你这是扎针上瘾呐,不是毒品吧。”我拿过装了药剂的针,对空,咝,咝,全给射光了药液。
  
      搞定了,我把钱装好,又拎了拎她的大包说:“你说你们女孩子,提拎这么大个包儿,你们一天天的累不累呀。”
  
      叶明明咬牙:“不累。”
  
      我咧嘴一笑:“看出来了,你身体好。”
  
      叶明明愤怒,伸手拿了个烟灰缸。
  
      很大,很大,钢化玻璃,砸一下,不死也得晕菜。
  
      她动手很快,拿了转眼就放背后了。
  
      我瞟了她一眼,没说话,而是自顾过去拿那个行李箱。
  
      刚好跟叶明明擦肩而过。
  
      转眼,当我后背露给她的时候,我猛一回头。
  
      明明妹儿呀,你说我都不好意思了。
  
      又让我给逮了个正着。
  
      这妹子,拿烟灰缸高高举起,正要往下砸呢。
  
      我看了一眼,咧嘴又一笑说:“酒店的,碎了,你要陪呀。“
  
      说完,拧头,转身,拿上行李箱就走人。
  
      出乎我意料,叶明明没拦我。
  
      我估计,这丫头现在一准是傻了,不知道今天晚上究竟是肿么个情况,一切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
  
      我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又扭头问了一句说:“下次啊,下次再约你,今天不行,突然一下子,阳委了。”
  
      叶明明欲哭无泪。
  
      我拉箱子,开门,闪身,遁人。
  
      就这么走了吗?不再继续干点什么了吗?当然,不能再干了,再干,这妹子可以真的就要精神了。
  
      这不,我刚闪出门口,身后就传来重重的一声吼。
  
      “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再见你,我非杀了你不可,滚!烂男人!”
  
      叶明明低沉着嗓音,好像一头愤怒的母豹在朝我歇斯底里地咆哮。
  
      我一脸玩味地进电梯,下楼,出酒店门,再把箱子扔到车里,然后我上车,发动车子,开车拐到酒店对面一条小街里,又调了个头,让车头正对酒店方向,完事儿,我拿水瓶子,拧开盖,轻轻啜了一口清水。
  
      真险呐!
  
      这妹子,绝非一般人类!
  
      还好,我今晚,把她身上将近一半的怪引到我身上了。
  
      她可能一时还没意识到这点,但不用多久,等她回家的,躺床上,好好想一想,她马上就会意识到。
  
      我才是她,真正想虐的那个人类!
  
      那么,接下来,这个妹子会干什么?
  
      当然是回家睡觉了。
  
      通过接触,我发现叶明明是那种智商很高,心思极细腻的女孩儿。
  
      她干一件事,绝对会好好的计划,详细到每一个细节。然后,她再放心大胆地去做。
  
      一旦细节被打乱,就算她再想干,她也绝不会下手去干了。
  
      这样的妹子,很可怕,真的,真的非常,非常可怕。
  
      我喝着水,观望。
  
      大概半个小时后,我看到叶明明背了她的背包,一脸黯然地从酒店门口出来,接着上了车,发动车子,直奔她家的方向去了。
  
      望着对方消失的车屁股,我掏手机给叶先生打了过去。
  
      “喂,范大师,怎么样了,明明她?”
  
      我淡定说:“不要急,一会儿她就回家了。回家多余的不要问,就问她这么晚回来干嘛去了,电话不打一个,手机也关机?她回答什么是什么。你们不要表示怀疑。”
  
      “接受西方教育的女孩儿都这样儿,个性比较独立一些,特别讨厌家长刨根问底。”
  
      叶先生:“好好,范大师,我知道了。谢谢你啊,谢谢你没让她失足。”
  
      我笑了:“没什么,替我给老奶奶问个好,时间不早,我该回去休息了。对了,一会儿,明明回家,你抽空而我打个电话。一定要背着她打。”
  
      “好,好,我们知道,知道了。”
  
      我撂了电话,然后对着深深的夜空,叹出了一口悠长的寂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