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百八十章给妹子吓晕两次

第二百八十章给妹子吓晕两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俩大叔一上车,立马抻了脑袋问:“哎呀,你们这是不是去西棚子村呐。”
  
      栗亚洁回说:“是啊,两位大爷,你们这大包小包的,这是干啥去呀。”
  
      老莫嘿嘿一笑说:“我们去爬野长城,这不,原本租了车的,可那司机缺德,半路给我们撇下了。正好,看到你们大巴过来,就想求个方便,搭个顺风车。”
  
      栗亚明一听,果断点头说:“好好,我们车上空坐很多,你们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上野长城,不错,真的不错,来,上里边坐吧。”
  
      老莫:“谢谢,真的谢谢了,哈哈,多谢了。”
  
      老莫跟龙大师一起进来,抬头正好看到我的眼睛。
  
      老莫没点破,只是朝我很普通地笑了下,接着两人解下身上背包,坐到了距离我们三排座之远的位子上。
  
      小仙女转过头,朝我吐了下舌头。
  
      我一瞪眼,示意她不要乱说话,接着,闭目养神。
  
      车行疾速。
  
      然后,我们就来到了此行的第一站。
  
      西棚子村五队!
  
      拐进村里头,又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挂着驴友山店牌子的一个大大的四合院。
  
      车刚停下来,打从院里就奔出一个老大爷,,外加一个老太太。
  
      老俩口好像等我们多时了,一个劲地跟大家问好,接着下车,进院儿。
  
      刚到院门口,就闻到了一股子浓郁的羊肉味儿。
  
      听身边的驴友们说,我这才知道,这俩老人,专门给我们杀了一只羊。
  
      当然了,羊不是白杀,全是现金支付的。
  
      进了屋子,在我们组长,叶明明同学的带领下,我们被安排到了指定房间。
  
      至于老莫和龙大师,这两人早在村口就下车,不知跑哪个农家乐里边呆着去了。
  
      卸下了行李,众人开始聚到院子里,喝羊汤,吃羊肉。
  
      详细就不多说了,反正,俺们组里的某人,对羊汤不太感兴趣,反倒一个劲地拿眼睛去瞟,不远处一个放羊血的盆。
  
      虽然,这是夏天,血盆四周聚了不少的苍蝇同学。但此女,眼神一个劲的放绿光,放绿光,放着绿光!
  
      明明啊明明!
  
      你的户外女神形像啊。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
  
      吃饱喝足了,咱们的大队长,栗亚洁同志宣布大家尽快休息,因为,明天一大早,就要正式上路了。
  
      但你说,这都是年轻人,能那么容易睡嘛。
  
      队长说归说,众人还是有说有笑,三三两两在一起乐着。更有人,还跟这里的大爷要了酒,然后,让再弄几个菜,搁一块喝。
  
      我交待小仙女,龙妹子,尽早睡觉。然后,果断回屋,上床,死觉了。
  
      我心里搁着事儿呢。
  
      这个事儿,就是叶明明,刚才吃饭时的眼神儿。倘若,我估计的没错,这丫头半夜可能会有什么行动。
  
      一定要阻止她这么干。
  
      只有这样,才能一步步将她心中的怪,完全引我身上来。
  
      所以,我得先睡一会儿了。
  
      上床,闭眼,尽量排出外面那些酒鬼的干扰,我数一二三四。
  
      就这么,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入睡时间,大概是在傍晚的八时许。
  
      睡的这么早,醒的也早。
  
      一般,我在山上随师学习时,这个时间睡的话,过了子时就会醒。
  
      果不其然。
  
      我醒时,抓了身边手机一看,已经是后半夜两点多了。
  
      躺下时,我没脱衣服,是以醒来后,我睁眼,直接慢慢就坐起了身。
  
      外面灯全灭了,四周只听到一阵轻微的呼噜动静。
  
      讲一下,这是个标准上下铺的八人间。
  
      我躺的是一个,下铺。
  
      起身,看了圈周围,一个个睡的那叫一个死啊。
  
      我小心挪过身子,把鞋穿上,又在身上揣了手机,这就一步步移到门口处,轻轻将门拧开,闪了出去。
  
      到了外面,呼吸两口清新的空气。呃,不是很清晰,有一股子浓浓酒味儿,外加烧烤的味道。
  
      这帮家伙,他们可真能作呀,居然搁这地,弄起烧烤来了。
  
      我瞟了几眼,看清楚院中央的大香椿树,我奔树去了。
  
      倘若我记的没错,那个装羊血的盆子,正好放在树根底下。我挪了脚,刚凑到那儿,然后低头,找了一圈儿。
  
      还好,没丢,还搁这儿放着呢,只是盆口上面罩了一层的破纸壳子。
  
      我轻轻掀了下纸壳子,借了月光打眼一瞅,里边的全都干了,变的黑红,黑红的,但那股子,腥膻的血气,仍旧存在。
  
      我打了个哆嗦,然后,瞅了眼四周,咦,那有个堆杂物的破库房。
  
      我想了想,嗖,猫腰钻库房里去了。
  
      库房里堆了不少的杂物。
  
      我猫腰,搁里边找了一个破柜子,刚坐到上边去,就听隔壁吱嘎一声响,门儿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