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百九十章一段不存在地图上的长城

第二百九十章一段不存在地图上的长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扭头看了眼明明:“真的假的?”
  
      话音刚落,远处,砰了个砰砰砰!
  
      又响了好几声枪。名艾哦安册涩
  
      与此同时,我就见一大白身影,呼的一下就从屋里冲出来,接着两手抱脑,直接就蹲院子里喊:“do'hoo,do'hoo,i'mchi!”
  
      我和叶明明瞬间打了个激灵。
  
      接着扭头一看,好嘛,地上蹲的正是莫大爷,老莫本尊。
  
      老莫穿了个大裤头,光个膀子,睡的迷迷糊糊的,喊了两句后,他拧头看了看四周,末了跟我说:“这是哪儿?”
  
      我眨了下眼:“中国,河北境内。”
  
      “哎哟我的亲娘咧!”老莫扑通一屁股就坐地上了。
  
      “吓死我了。”老莫抹把脸上汗:“我还以为,我还在叙利亚呢。不过,不是,这在国内,这谁开的枪啊?”
  
      老莫抻个脑袋问。
  
      我耸下肩:“人民解放军子弟兵打靶训练吧,管他呢,你怎么样,没吓着吧。”
  
      “没,没事儿了,没事。”
  
      老莫摇了摇脑袋,对着天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和叶明明用一种惊愕地眼神看着他。
  
      这老家伙,真的很有故事有没有,他刚才样子完全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真正让枪声给吓的,吓坏了那种,直接吓到灵魂深处了。
  
      我无法想像,莫大爷怎么就跑到那么个战火纷飞的国家去了。他又是怎么活下来的,最后,又怎么出来的呢?
  
      这人身上,满满的,全是故事呀。
  
      我惊讶之余,心里不也犯起嘀咕来,究竟是什么人在山上放枪呢?
  
      根据,听声辨位的方向,好像是我们此行来的地方。
  
      长城上,小鬼子又打来了?
  
      我摇头笑了笑。
  
      这时,叶明明忽然看着我问:“你笑什么?”
  
      我一愣,目光一下就撞到叶明明严肃的表情上。
  
      我轻咳一下:“呃,这个,没什么,没什么的。行了,你看下大家休息的怎么样了,差不多的话,起来,活动,活动,准备吃晚餐吧。”
  
      叶明明:“好的!”
  
      回答干净利落有没有,直接就转身叫人去了。
  
      我抱臂审视明明背影,我心中,万分感慨难以描述。
  
      这妹子最后,到底能变成一个啥样儿的人儿,说实话,我心里现在真心是一点谱都没有。
  
      好了,甭想那么多了,开工,跟刘大爷一起给小伙伴们准备丰盛晚餐吧。
  
      到了厨房一看,大爷已收拾好一只羊了,正要给小伙伴们炖呢。
  
      我跟着一起忙活。
  
      我这一忙活,陆续也有小伙伴过来,大家跟着一起干活儿。
  
      期间,我我问了下周围人。
  
      果然,有不少睡觉前觉得嗓子不舒服的。但喝了粥以后,出一身汗,又睡一觉。结果,起来后都好了,嗓子凉咝咝的,很舒服。
  
      大家纷纷议论,说是我的补药,的确灵验,霸道,好用。
  
      我心里却笑了。
  
      想告诉他们真相,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
  
      大家一起努力,饭做的很快,转眼两个多小时后,几样大盘的炒菜加上炖好的羊肉,羊汤,就给一一端上桌了。
  
      我陪着大家吃了几口后,胡乱填饱了肚子,就跟栗亚洁,叶明明一起,跟大爷,大娘商量买我们接下来一段路要补充的口粮。
  
      接着,大爷,大娘领我们出去,在村子里走了一圈。
  
      我们付钱,买了不少的腌肉,肉干,腌制的香棒芽,干面条等一应食物。
  
      当然了,钱尽可能大方给,亏待谁,也不能亏待乡亲们。
  
      收购了一圈的食物,我们又回到住处,开始做整理,清洁工作。
  
      又忙活到大半夜,这才陆续睡了下去。
  
      一夜无事,第二天,清晨五时起床,吃过一顿早饭,我们背上补充好的物资,又继续奔着野长城出发了。
  
      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已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了队伍里的核心了。
  
      陶博这小子,没少白话我的厉害。
  
      他还跟人讲了,我会形意。
  
      形意是最近几年,因为一些网络小说,电影作品才被人所知道。搁以前,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内家拳种。
  
      是以,张冬雷领了几个人,特意过来,找我试一下。
  
      我也乐意跟他们玩儿,就用放人的劲,跟着过了过招儿。
  
      结果,这些人就是两个字,佩服。
  
      然后,大家都要跟我学,要拜师了。
  
      师当然不能那么轻易拜了,陶博以他大师兄的身份跟众人说,拜师要受考核的,要跪,再拜,再行礼,要怎样,怎样,才可以。
  
      都是年轻人,心就急,就想着马上要拜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