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二百九十七章这是逼婚吗

第二百九十七章这是逼婚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在这一刹那定格了。
  
      我看着这些家长们的脸,我从他们脸上读到了感激。我又看,这些可爱的队友,我读到了激动。
  
      什么也不说了。
  
      接下来,全是一些表扬和感谢我的话。
  
      家长们知道,我在这次旅行中的付出。肯定了我的价值,给了我很大,很大的表扬。同时,小伙伴们也知道,我处心积虑加入他们,为的就是保护他们。同时,他们还知道,我这单压根就没提钱的事儿。
  
      这种高风亮节,视金钱为粪土的超然忘我精神,真正打动了这些小伙伴。
  
      虽然,这些人中,几乎人人年龄都要比我大一两岁。但毫无例外,他们都尊称我一声,范老师。
  
      一一的感谢,一一的握手重谢。
  
      这个过程,我就不多讲了。
  
      最后,等大家都谢完了,张罗着要去这座县城最好的饭店给我接风的时候。我看到了坐在招待所大堂角落里的小仙女和龙妹子。
  
      两妹子态度比较不错。
  
      见我过来,小仙女抬手:“哈喽啊,范大仙师。”
  
      我白了她一眼:“得了吧,再捧,当心把我给摔死了。对了你们俩,这几天怎么样啊?”
  
      小仙撇下角:“还能怎么样,跟那个女警天天大眼对小眼地对着,然后,没话找话聊呗,完了再就是审讯,没完没了地审。还好,提前一天就给我们放出来了。”
  
      我讪笑说:“看来我是重点怀疑对象啊。“
  
      小仙女:“对,就你最重点了,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你单凭双手就能解决掉好几个持枪的歹徒。“
  
      我耸了下肩,对此我表示理解。
  
      “小菲呢?”我问小仙女。
  
      “菲姐先回京城了,那个王什么来着,王遁凡,对就是他,他护着菲姐一起回去的。这两人,出来的比我们还早一天呢。”
  
      我表示了解,同时又问了其它人情况。
  
      然后,得知叶明明手术过程很好,但第三天就转回京城住院去了。同去的还有家兄弟。
  
      讲到这儿,龙妹子拿出一个黑色胶袋给我说:“昨天刚出来,我和小仙去医院,然后找到那个医生,从他那儿,把这个东西拿回来了。”
  
      我接过胶袋,打开,见里面是一件用了很多层报纸包裹的东西。我把这玩意儿拿出来,一层层打开报纸,出现在眼前的正是那杆深插进明明大腿里的枪头。
  
      这枪不知存在世间多少年了。
  
      但尽管枪身布了厚厚一层的锈迹,,但枪尖处仍旧锋利异常。可能是沾了明明身上血的缘故,我拿到鼻端闻了一下,差点没让一股子刺鼻的血腥气给熏死。
  
      龙妹子这时见我拿枪头打量,她打个哈欠,抻个懒腰说:“这东西邪性的很,我昨晚,放屋子,扔窗台上,可结果,我和小仙坐了一晚上的恶梦。就梦见战场,杀人,到处都是死尸,到外都是血。”
  
      妥了!
  
      我一听这话立马收了枪头,同时告诉自个儿,鲁大师交待找的药终于找到了。
  
      收好东西,几个家长过来催我跟他们一起吃饭。
  
      我推辞不过,就领了小仙女一起跟他们去当地县城一家很大的馆子里吃了一顿大餐。
  
      饭吃的很好,并且到最后,有几个队友还哭了,说什么舍不得我之类的话。
  
      这话我相信是真的。
  
      因为,没历过生死,没历过那种事,其内心深处永远无法体会,救命恩人这四个字的份量。
  
      吃过了饭,又安排到当地一家最好的宾馆休息。
  
      一夜无事,第二天,早上五点多起床,我们就坐了家长们开来的一辆辆豪车,往京城走了。
  
      跑了很久,下午一点这才进京。
  
      然后,家长们直接带我去了我的住处,我拎东西,装备,下了车,回到熟悉的屋子,我打量四周,心里真有恍若隔世的感觉。
  
      按时间算,我这出去也就半个多月的时间。
  
      但我却仿佛历了一年那么漫长。
  
      有太多的感慨,知识,领悟需要消化了。同样,我相信对小仙女,龙妹子俩人来说,也有道不尽的收获。
  
      是以,我们回家,谁都没多说话,只简单吃了通晚饭,接着就各自回房了。
  
      就这么,一连在屋里,闷了差不多整三天。
  
      在这三天时间,我算是把整件事给琢磨透了。
  
      这由始至终,都是一个安排好的计划。目地,一是帮助我拓展庞大的人脉关系网络,二是让我通过这次计划,对人性,对恶,有更好的认知。同样,也让我掌握了一些必备的法律常识。从而知道,今后面对冲突,该选择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躲开一些制约。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我通过跟栗亚洁,张冬雷,叶明明这些热爱户外运动的人接触,我学会了很多非常专业的户外知识。
  
      这些东西,倘若没有亲历过,我永远不知道怎样去面对。
  
      现在,历了,并且由自已一手来操作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