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零四章需要用心才能吃得下的早餐

第三百零四章需要用心才能吃得下的早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素素忽然温情无限,把搂我的手臂紧了又紧后说:“就是你,我说是你,就是你。  (  .d.co)”
  
      我一呆。
  
      胸中砰然,一颗火热的心正急速跳动之间。素素却又松开的臂,探头在我额上叭,小亲一口。
  
      “好了,我要休息了,你也回去早点睡吧。”
  
      素素伸手推了我一把。
  
      我扭了头一愣神,木然间隙,穿了鞋,就这么走出了素素房间。
  
      来到我的屋儿,打眼一瞧。冯老头子正坐沙发那儿嗑松子儿呢。
  
      看我回来,他头也没抬直接就问:“你跟那女孩儿双修了?”
  
      我脸一红,忙争辨说:“前辈,我们是清白的,虽然我们上床了。但我们是上床面对面坐,没有搂!哦不对,虽然也搂了,但是没,不对,,好像她也亲我了。”
  
      “行了,行了。”冯老头子一摆手说:“就那点事儿呗,看你说的多麻烦。双修,就是双修,承认不就得了。”
  
      我不解说:“这哪里是什么双修啊,我,我还是处男呢,我。”
  
      冯老头子哼了一声:“谁说只有处男才能双修?谁说,非得男女脱光腚子,搁一块儿那啥才叫双修?”
  
      “这姓苏的小丫头有道基,并且,道基还不是一般的深厚。只是,后天浊气太多,蒙了她先天本灵。对了,这丫头身上是不是有病?”
  
      我抽动一下嘴角说:“你全知道了?”
  
      “命主庚金,少了火炼,难成就真阳之锋。这苏丫头,要想成大器,离不开你呀。但关键,还是这个火候。”
  
      我细问:“火候?火候怎么掌握?”
  
      冯老头子说:“两神相交,心心印之,双目对对,愉情悦之,是谓双修之。哈哈!小范呐,这男女之间,情之一道,绝非谈谈恋爱,然后做做恋爱那么简单。男女之情,也可入道。关键,看你如何把握了。”
  
      “此道,把握的好了,便可成就上上真人圣。把握不好了,就是下下恶徒银棍之流了。个中的妙处,艰辛,我是不陪你玩儿了,你自已吧。好了,睡觉吧!”
  
      老头子把手里松子一扔,倒头放沙发上一躺,就此死觉了。
  
      我则怅然,扑通一头倒在了床上无心睡眠。
  
      辗转反复了几个身,忽听老头子又在那边说:“不入道前,休要祸害人家小姑娘。不入道,不悟此道,一旦碰了,可就要对人负责。那,就是人道,而非真人大道了。哈哈。”
  
      笑完,这冯老头子跟机器人儿似的,呼,呼呼!
  
      就此睡去。
  
      许是冯教授最后这几句话把我给点透了。是以,我也不想那么多,起来去洗手间,简单打扫一下,冲个凉,回床上,死觉。
  
      第二天,大清早,六点多起来,外面还笼着一层的白雾呢。我们房门就给敲响了。
  
      来的还是昨个那丫头。
  
      丫头见了我们,微微一笑说:“两位贵客,昨晚休息的可好?”
  
      我说;‘好,很好。“
  
      丫头说:“一坐儿在院子要开一个早餐会,请大家一定务必前去,不然,曾总是会骂我们的。“
  
      我说:“一定,一定。“
  
      就这么,我跟冯老头子收拾好后,又去叫素素。
  
      素素早就起来了,正在屋里玩手机呢,见我们叫她,忙整理下素面的小颜,末了不忘朝我一乐。
  
      我拧了头,见老冯正眯眼看走廊里的一副画,我就小声对素素说:“昨晚睡的好吗?”
  
      素素嫣然:“好极了!走吧!”
  
      我心中一动。
  
      这妹子,今儿气色果然不错呀,怎么形容来着,面带春风,两腮隐隐含了一抹桃红,眉心正中呢,却又敛着一股子犀利的刀锋阳金之锐。
  
      这素素,果然非一般的小人物啊。身上的道灵仙韵味儿,竟都快赶上小仙女儿了。
  
      感慨之际,我们下楼,然后看到了守在楼下的丫头。
  
      丫头朝我们一笑,就领我们奔后院去了。
  
      后院一派绿意盎然。
  
      诺干棵大树,围了一块青翠的草坪。
  
      在草坪中间,端正摆了一张长桌子,这长桌子很大,足以容纳二三十人一起就餐。
  
      这会儿,桌子两侧大概聚了十六七号的人。
  
      这些人形形色色,我打眼一瞅,居然看出两个和尚,外加三个头顶道冠的道士!
  
      服了,和尚,道士都出来了。
  
      尼姑呢?
  
      呃,没找着,真心没找着尼姑。
  
      好吧,咱先不说这围桌子两边的奇人异士,单说桌子首位坐的人。
  
      边上一位,正是昨个接待我们的曾梅,曾大老板。在她身边,则是一个六七十岁开外,面色红润,两眉修长,眼神犀利的老头儿。
  
      这老头儿,想必就是曾梅的父亲,曾一海先生了。
  
      曾一海是什么人,咱不知道。但远观此老面相,气色,都不是一般人有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