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一十章先下手,赌一把人品

第三百一十章先下手,赌一把人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进到了帐篷里头,我扫了一眼,行军床,矿泉水,还有各种户外用品一应俱全。个策次屋皮
  
      曾梅随便放行车床上一坐,然后示意方栋拿了两个折叠椅放到我和素素面前。
  
      我俩接过,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曾梅问了句:“渴吗?”
  
      我笑了下说:“还行吧。”
  
      “你拿两瓶水过来。”曾梅一挥手。
  
      方栋转身,拿了两瓶矿泉水递到我和素素手里。
  
      拧开,小喝了一口后,曾梅抬眼打量素素,反复看了好几遍,然后她说:“你叫素素吧,你身上有一种奇特血型,你清楚吗?”
  
      我一听这话,立马打了个激灵。
  
      相反,素素则很平静地说:“我知道,我是孟买血型,在国内来讲几十万分之一,可能,比那个还要少。”
  
      “正因我有这样一个极罕见的血型,再加上,我先天心脏不太好,所以,我没办法继续从事外科医生的职业了。”
  
      坦白讲,我对血型了解的不是很大,但也不是说,一点不了解。另外中医里面,对这个往往一句气血就给带过去了。可道医不同,在道医中,血是生魂的一种实物表现。其根源,与生魂的一些细微有极大的关系。
  
      好吧,又往魂儿上扯,又往玄上绕。但事实,古老华夏文明就是这些东西,你否定也没有用。古时中国那些所谓的高人,之所以是真正的高人,正是因为他们能理性认真去对待魂魄,神,等等一系列的东西。而不像现在,科学说不了的,就统统打上禁止的封印,扔旮旯,谁动说谁;就知道翻老祖宗东西,能不能有点新意呀?
  
      老祖宗东西都没学好,谈什么创新?
  
      老祖宗东西研究不明白,永远只能跟在西方人背后捡那点狗剩来吃。
  
      现在这一刻,素素终于说实话。
  
      而由此,我也断定了她的心脏病与生魂之间存在很大,很大的联系。
  
      这时,曾梅见素素承认了她的说法,她微微一笑,然后对我们说:“你俩让人骗了,曾一海根本不想让你们进山,找什么药材。他只是想让你,苏小姐,让你成为他女儿的,终生血库!”
  
      我微微一怔。
  
      曾梅喝了口水说:“我跟那小妖精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她是我继母的女儿。我继母五年前就走了。小妖精后来有病了,我父亲才知道,她身上也是罕见的孟买血型。”
  
      “新陈代谢没了,死就死了呗。我真不理解,干嘛还让她活着。劲!这不,一直维持,但造血系统太复杂,那个东西是很难维持长久的,因此,那小妖精每隔一段时间就得换一次血。“
  
      “这些年呐,扔了很多钱了。哼!”
  
      曾梅眼睛里放了一抹狠毒说:“曾一海也害死了很多,很多,像素素你这样拥有孟买血型的人。”
  
      素素吓的一哆嗦。
  
      曾梅继续说:“但你们不用怕,在这山上,我已知道,有一个地方,产一种灵药,那种药非常神奇,简直可以给人第二次生命。正因如此,我需要你们跟我一起对抗曾一海,然后把那味药拿到手。”
  
      “行了,你们先休息吧,咦!”
  
      这时曾梅愣了一下。我本能扭头向后看,只见门外走进来一个穿了迷彩外套的阴郁眼镜中年人。这中年人,身材不高,秃头,戴了副眼镜,看身子骨什么的,细皮嫩肉,不像是一个狠人。
  
      他进来后,曾梅马上起立说了一句:“洪老师,你来了。”
  
      洪老师?
  
      我又仔细看了眼这人,对方也借机会打量了我一下。接着他对曾梅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两个人?”
  
      曾梅:“对,就是他们。”
  
      这姓洪的没说什么,只是转过身,手拿把掐,开始在手里来回地掐算什么。完事儿,他又走到行军床那儿,打从衣服兜从里取出一个小檀木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的是三个已磨的仿佛玉一般晶莹剔透的大铜钱。
  
      姓洪的拿了铜钱,拢在手里,反复摇了几次,又掷在床上,观了后。他低头思忖些许,接着又一言不发,急匆匆出去了。
  
      我一愣间隙。
  
      差不多有五六秒,姓洪的突然领了三四个人进来,接着他一指我说:“把这人拉出去,找个地方弄死,马上!”
  
      弄死我?什么意思?
  
      心中犯疑的空当,曾梅紧走两步来到对方面前说:“洪老师,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洪老师阴冷无比地盯着我说:“此人不吉,对我等是大凶之人,恐怕会坏事。”
  
      曾梅咬了下牙,拧头看我一眼,接着又问:“不会吧,我,我来之前,托香港师父给算过了,说是要借一个人来用的。”
  
      曾梅说话声音很低,很低。
  
      洪老师冷哼说:“香港,你找的是一个姓黄的师父吧?你信他,还是信我。”
  
      曾梅犹豫一下说:“洪老师,我信你的,不过,黄师父那边也有他的道理。他也说了,有一人是大凶,但要想成事,还必须借用这个人。不然的话,那个地方,不好进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