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一十九章面上笑,手上刀

第三百一十九章面上笑,手上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拿手电,慢慢照过木架上的药材,然后取了一个篮子,找到了一点白术放进去,同时回答方栋说:“门上有仇?跟谁?”
  
      方栋笑了下:“跟你。  (  .d.co)”
  
      我说:“跟我?怎么回事儿,形意门跟我有仇?”
  
      说话音,我又拿了一些生箭芪(即黄耆)。
  
      方栋:“不是,是我跟形意门有仇。”
  
      “你哪个门派的?“我去找当归了。
  
      方栋:“形意的。”
  
      我笑了下:“形意跟形意有仇?这听着可真新鲜呐。”
  
      方栋紧跟了两步:“不新鲜。”
  
      我找到当归了,拿药时候问了一句:“怎么结的仇啊?”
  
      方栋:“师门呗,同门切磋,我下手狠了点,把我师兄给打废了。师父给我除名儿。我说了,以后见着形意的,甭管哪一派,见一个,打一个。打到那老头子重新给我正名儿的那一天为止。”
  
      我停脚步扭头看了眼方栋:“等着了吗?”
  
      方栋咧嘴一笑:“等不来了,那老爷子两年前死了。”
  
      我说:“那你还打?”
  
      方栋:“打!必须打!”
  
      我拿了点防风,接着问:“图什么呀?”
  
      方栋:“好玩儿呗,打一个,倒一个,真他妈好玩儿。”
  
      我笑了下:“你这心理,该找个医生看看了。”
  
      方栋:“没用!”
  
      我去找桂枝尖。
  
      方栋紧跟着说:“现在练拳的都他妈太废物了,都不能打,不能打,练它有个屁用!”
  
      “对了,我说一个人,你知道吗?”
  
      我不动声色:“说吧,谁呀。”
  
      方栋:“罗红军!”
  
      我心中一动,但没表现出来,仍旧淡淡说:“听说过,京城里边搞古董好像挺厉害。挺有钱吧。”刚庄状亡。
  
      方栋:“他练形意的,很牛逼,这个你不知道吧。”
  
      我说:“真不知道。”
  
      方栋继续:“他真的很牛逼,我们好几个,打他一个。不过,一样没用,他让我废了。我一个鞭手,抽他胸口上,他肺子完蛋了。充其量能活三年。三年后,一准得死。”
  
      我哦了一声说:“那你真挺厉害的。”
  
      方栋:“我看你也不错,我看你打那算命的,动作挺利索的。要是,我调教,调教你。估计你能比我厉害。”
  
      我咧嘴笑了一下:“不用了吧。”
  
      方栋微笑:“还没人拒绝我呢,,我这是好意。”
  
      我说:“怎么就看上我了?”
  
      方栋:“我想找个传人,我觉得你挺合适的。打算教你,让你继承我衣钵。”
  
      我笑了:“这么伟大?”
  
      方栋:“你想想吧,要是愿意的话,一会儿你给我行个拜师礼,我收你做徒弟。”
  
      我想了下说:“这样,我这儿还有一味药,找不到,你能陪我出去,把这味药找出来吗?”
  
      方栋好奇问:“什么药?”
  
      我说:“黄腊。”
  
      方栋忖了忖:“中华蜜蜂的蜂腊,对吗?”
  
      我说:“正解。”
  
      方栋说:“行,那咱们找吧。”
  
      就这样,我拿了装药篮子,一步步从楼上下来,到了一楼后,我问了下素素病人情况。
  
      体温计没有,素素拿手试了下体温,差不多四十度的样子。另外,心率什么的,虽然快,但是跳的很有力。表示,体内正气还是挺充足的。抽搐仍旧略明显,此外,病人口唇干裂,有缺水的表现。
  
      我让素素给病人喂温开水。同时,又告诉曾梅,要出去找一味药。尽快,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回来。
  
      曾梅意思是再安排两个人,跟我一起走。
  
      方栋说不用了,就我们俩,妥妥儿的,没问题。
  
      我想了下说:“对了,要取蜂腊,没有布不行,要不然得给蛰死,找个破床单吧。”
  
      素素这时叫上大马脸,两人一起挪动了下病人,将一块铺床的大床单子抽出来了。
  
      我拿在手中抖了两下,然后稍微叠了叠,最后抬头对方栋说:“咱们走吧。”
  
      出去了这个小棚子。
  
      方栋问:“这附近哪里能有蜂窝呀。”
  
      我看了眼周围,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松林说:“看到没有,那有片松林,类似庐山之样自然保护比较好的地方,一般松树林中,都能找到蜂窝。我要的蜂腊不多,一点就够了。”
  
      方栋点了下头,紧走两步又说:“还是收徒弟的事儿,你好好想想。你在形意门没啥意思的,真的。我除你之外,给几个老板做健身指导,一年拿的差不多百十来个吧。回头,你要跟我了,我帮你介绍老板认识。”
  
      我淡淡问:“要是我不答应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