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二十二章老爷子家族的宝贵财富

第三百二十二章老爷子家族的宝贵财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没料到,胡道长最后把祸害的因果归到了时疫上。
  
      时疫很可怕,真的,真的很可怕。
  
      我们大家熟知的禽流感、**、包括很久前流行猪流感等等都属于时疫范畴。
  
      比如禽流感,我们都知道的是,飞鸟体内感染的一种变异病毒。但这种病毒最初的源头在哪儿?
  
      还有**!
  
      关于**有很多的阴谋论,这样,那样的阴谋。我们抛开阴谋论不提,已知的是,果子狸携带了**病毒,然后传染给人。那么,果子狸在哪里,得到的**病毒?
  
      我的老师曾经跟我讲过,**病毒的最初源头是蝙蝠。但蝙蝠上面是什么?老师就没多说了。
  
      在自然庞大的因果链中,只要一个我们不注意的小环节出现问题。转瞬就会引发一系列难以估计的后果。
  
      时疫正是由此而推断出的东西。
  
      但道家对时疫一直以来的态度都是讳莫高深。
  
      原因很简单,因为很多时疫都与天机存在很大的关连。擅自改变,能不能成功估且不提。其反噬的后果,根本不是一两个人能承担的东西。
  
      正因如此,时疫这一块,老师没跟我细讲过。他只介绍了一些相应的预防方法。而没讲怎么来判断时疫的源头,然后在源头将这一疫情给斩断了。
  
      今天,胡道长提出了时疫。因此,我心里不由的就是一惊。
  
      胡道长凝视徐徐流淌的小溪说:“时疫与天机,人道,天道。因果循环有很大的关系。我师父也很少跟我讲这里面的深奥理论。但可以知道的是,如果不到达一定的高度,具备相应的能力。你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这里面的根源,究竟是什么。但如果达到那个能力了。所有一切,都会一一摆在眼前。”
  
      胡道长说的这番话我懂。
  
      老师都说了,心的能力锻炼到什么境地,人的眼睛就能看到什么东西。
  
      讲白了,就好像一个长年经商的人。他随便走到一个城市,转一圈,就知道该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样的生意一样。
  
      这条街适合做饭店,那个街适合开什么样的买卖。他只要一看,立马了然于胸。
  
      这能力,对一个不懂经商,没做过买卖的人而言根本无法理喻。
  
      但这个就是道,就是经商之道!
  
      有了它,掌握这个东西,本身就已经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了。
  
      相对比之下,我的道医之路,还要很久,很久,才能到达那个现在来说,不可企及的高度。
  
      胡道长讲到这儿,他话音一转又接着说:“毁去之前,那灵药最后一次所结之实。可以入药为用。只是。”
  
      胡道长顿了一下。
  
      “算了,眼下,这才到哪里呀,往后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呢。”
  
      刚说到这儿,我正要问胡道长,接下来大家去哪儿。
  
      突然,我听到远处深山里传来了一记汪星人的叫声。
  
      听到这记狗叫,胡道长的脸也唰的一下变了:“怎么搞的,他们怎么会有狗?”
  
      段大龙轻咳一声,压低嗓子缓缓说:“是前山,老孟头家的狗。老孟在这山里开了一小块儿地种茶。他种的云雾特别好喝,年年不到采茶期,就有人上山问他买了。”
  
      胡道长这时咬牙说:“他的狗,他那狗,通不通人性啊?”
  
      段大龙咧嘴苦笑:“怎么能不通呢,精的很呐,没事儿就搁这山中抓两只野味儿回来给我们打牙祭。”
  
      我一听这话,心凉了。
  
      惨喽,惨喽。这家伙,对方有了强大的汪星人当助手。只要一闻我们身上的味儿,那汪星人的鼻子可是厉害的很呐。眨眼功夫,就能给我们从这深山老林揪出来,然后,砰!
  
      这伙人,可比于勇那群拿劣质伪制枪的散兵游勇强多了。就我们这三四个,老的老,弱的弱,病的病,呵呵,到了人家面前,只能是束手就擒的份儿。
  
      这时,段大龙咬了咬牙,他眼中狰出一抹狠意,抬头对胡道长说:“你是不是要去崖石村?”
  
      胡道长:“对!就是去那里。”
  
      段大龙:“崖石是山里种药人住的地方。正常来讲,大白天咱们可以大摇大摆的去。但现在,追兵在后,我只好带你们走一条险路了。”
  
      胡道长一听,马上说:“还请段老先生带路。”
  
      段大龙说:‘我现在得留点精气神用,你们谁来背我?”
  
      我刚要主动请缨,胡道长却抢在前面说:“我来吧,我通晓师门里的一个神行之法。还是我来吧。”
  
      神行之法?
  
      我听了这话,不禁好奇地抬头去看胡道长。只见道长伸手把穿的冲锋衣解开,然后打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缠在腰间的布带子。
  
      这布带子一拿出来,我马上闻到了一缕若若无的药香。
  
      咦?
  
      这布带子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