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二十四章崖石村中论大道

第三百二十四章崖石村中论大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胡道长看到手电光,他当即大叫一声:“哎呀,我命休矣。”
  
      素素也是一脸紧张死死拉着我胳膊说:“范哥,是他们吗?是那个女人追上来了吗?”
  
      说实话,我心里真拿不太准,来的究竟是什么人!
  
      但通过手电光判断,来的是一对人。
  
      好吧,一对!
  
      不是,一群。
  
      两个人,就算是曾梅的追兵杀过来,我相信,凭我个人力量,还是可以拼上一拼的。
  
      当下,眼见手电光越来越近了。我小声对段大龙说:“段老先生,咱们朝这边走,到那个林子里躲一下。”
  
      段大龙会意,然后在素素搀扶下,跟我一道猫腰,闪进了树林里。
  
      我们找了两棵树,刚藏好身形。
  
      我忽然感觉身后好像不太对劲,就是那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你后背有人拿眼睛,死死地盯着你看一样。
  
      我原地打了个机灵,驮着胡道长慢慢地转过身,下一秒,我怔住了。
  
      就在我面前,一米多远的地方,呆立了一个胡子拉茬,不修边幅,长相极是另类的老头子。
  
      这老头子身上那个脏啊,我一拧身的功夫,就闻到从他衣服上散发出的那股子味儿了。
  
      臭不说,还酸,另外,还呛人眼珠子。
  
      味儿是如此,长的也是另类,五官什么的,说丑不丑,说好看也谈不上什么好看,总之就是一老头儿不说,这人还歪着脖子看人。
  
      就是先歪向左侧,歪几秒后,他一转头,又歪向右边来看了。
  
      不是左歪,就是右歪,反正就是不好好看人。
  
      这人除了长了这副模样儿外,他身上的衣服则很旧,看上去就是**十年代,山里农民穿的那种洗的发白的军绿中山装式的上衣,外加一条黑呼呼的裤子。脚上穿的,则是一双快要过膝盖的黑色大胶靴。
  
      身后这人,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的,我全不知道。是以,我转过身,跟他眼神儿一对,我就愣住了。
  
      这时,段大龙也徐徐转身,待他看清楚这人模样儿,段大龙马上颤声叫了一句:“歪脖大仙?歪脖大仙!咦,你怎么来了?”
  
      歪脖大仙?坑刚乐号。
  
      这名儿有意思啊,但听段大龙叫的那个语气,好像对这人不是很恭敬的那种叫。而是,一种戏称。
  
      当然了,也没瞧不起人的意思。就是对这人很熟了,平时就这么叫,叫顺嘴了一样。
  
      歪脖大仙一听段大龙叫他,这货咧嘴一乐,忽然就扯嗓子喊了一句:“在这里呢,找到了,在这里!”
  
      大仙儿话音一落,外面两道手电光,唰一下就闪到林子里了。
  
      接着,眨眼功夫,两个壮年男子,拎着手电就到了我们面前。
  
      事情到了这一地步,我估计应该没什么危险。是以,放了警惕,专心盯着这两人。
  
      来的这两人身上套的都是山里干活人爱穿的那种厚实的迷彩服。到了近前,拿手电一照,其中一人不无恭敬说:“请问是京城来的范先生,还有成都来的胡先生吗?”
  
      我正要回答,背上胡道长喃喃说:“是我,我就是胡先生,胡先生就是我。他姓范,也是京城来的。”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曾一海先生,特意让我们下山接你,之前的路,没找到,后来又跟曾先生通话。然后,曾先生又通过别人指点,我们这才找到这里来。”
  
      我听到这番话,长长舒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终于等到有人来接应了。
  
      下一秒,我正要问来人,崖石村在哪儿,离这儿有多远的时候,眼前忽然就是一黑,接着两眼一抓瞎,扑通就晕倒地上了。
  
      人的体力是有限的。
  
      咱不是金刚狼,不是变形金刚,超人。
  
      就算是再牛逼的人,这一晚上,经历打死人,逃命,过蛇谷,背人在山路上跑这么一连串的事儿后,他的精神久久绷紧,突然一下子放松,他也受不了。
  
      我没经验,按正理说,这个神儿,得慢慢一点点的松开。那样,才不致于晕倒。当然了,更重要的是,我还缺乏相应的严酷锻炼。
  
      换句话说,就是道行还不是很深呐。
  
      我不知道,我晕倒了后都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确信的是,我没死。
  
      因为,我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看到一抹夕阳余辉,透过窗子照在了我的脸上。
  
      我打量了一眼四周。
  
      这是一间屋子,屋子样式是南方那种吊脚楼。
  
      楼房是倚崖而建的,就是这楼的一侧墙壁,完全都是悬崖。
  
      我躺的地方,就紧靠粗糙的岩石崖壁,我对面是西侧,那儿开了一个窗子,窗外闪烁的正是夕阳的一抹余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