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二十六章这两头货来入局了

第三百二十六章这两头货来入局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曾一海老爷子厉害呀,曾一海身后那些安排这一切的师兄弟,更是厉害中的厉害。网现在,这么多厉害,就忽然把我给弄到风口浪尖上了。胡道长应过劫了,这接下来,是该让我应劫了吗?我不知道这些个高人是怎么安排的,我现在只想知道,俺家素素究竟怎么样了。于是我对曾一海说:“曾老先生,你爱女之心,我能理解。但现在,我想知道,跟我一起的那个女孩儿?”曾一海释然:“这样,你随我来。”我亦释然。就这么,跟曾一海一起,转身,挪步顺着一层层的台阶,拐着奔下走了。到下边,还是一幢吊脚楼。不过,当我随曾一海走进去时,我被惊到了。这屋子里好干净啊,收拾的非常整洁。除外,屋里摆放的也不是寻常山里人用的东西。先说下门口吧。那里摆的是一台标准的柴油发电机。然后,屋里,有一排的现代化医疗设备。当然了,都是一些小型的消毒,冰箱啊之类的东西。除外,屋里摆了两张**。一张**上躺的是,正在大口喝汤的素素。另一张**上,躺的是。哎呀我去,这妹子好邪性呀。这应该就是曾玉了,她面前摆了三尊很罕见,足有脸盆大小的那种古铜镜。铜镜分三面,把她给笼住了。另外,她身上盖的被子,上布贴了一道又一道黄黄的符纸。这模样儿,看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身上有什么妖怪呢。我知道,这是道家法门的一种。当然了,我的医家术法,跟这两码事,我不懂,所以也不好说什么。曾玉仍旧在闭眼,仿佛沉睡。这时,素素看到我,她放下碗里汤,张口说了一声:“范哥,你好了?”我走过去,在她**边坐了,上下打量她一番说:“好了,全都好了,你怎么样?”素素抬了下手腕说:“我献血了,不过不多,就200cc。曾先生说了200就够用了。另外,还给我炖了补血的汤呢。”我看着素素红扑粉润的脸蛋,我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时,我见到屋里还有几个穿了白大衣的人在忙活。我就对曾一海说:“这些人都是你请来的吗?”曾一海搬了把椅子坐下说:“是啊,我找人看过了,说江西是曾玉的生养之地。(百度搜索网更新最快最稳定)如果想让她好,就必须搬到这里来。所以,很久以前,我就在安排这一切了。这个地方,二十几年前,住着一波村民。后来因为划分自然保护区,再加上这里交通不便。”“政府就劝说村民迁走了,然后,在别的地方给盖了房子,安排了工作。村子空下来后。这里就成了往来庐山采药人的临时落脚点。”“我前些日子跟保护区打了个招呼,捐了点钱。说是进来休养一段时间,这就顺便把曾玉偷偷安排进来到这里医治了。”我见到素素平安,这悬起的心,就全安稳下来了。接下来,我又跟素素说了会儿话,告诉她安心在这里休养。随后,找个机会我跟曾一海就走出了这个吊脚楼。到外面,可见有四五个人,正很紧张地在负责巡视。我看了心中一笑。这要是不知情的,还以为曾一海防什么敌人呢。谁又会想到,他防的,是自已的亲生女儿呢?这时,我对曾一海说:“接下来,需要我怎么做吧。我是跟曾梅接触上,还是干什么?”曾一海忖了下说:“这些师兄弟一个个全是神鬼莫测的人呐,我是猜不透他们具体怎么替曾梅安排的这一局。到了我这一关,我只能告诉你,接下来,你要去跟那个外号叫歪脖子的人,一起进山采药。对了,那人,不是普通人,你可千万不要小瞧了他。”我感慨万千说:“不用曾先生提醒,我已经领教了,的确,非常,非常的不一般。”曾一海也感慨说:“是啊,我见他,有种见到济公的感觉。哈哈,开玩笑了。总之,师兄弟们托付我告诉你,接下来,只要跟着这个歪脖子一起进山采药就行了。多余的,我也不清楚了。”“好吧,曾先生,我这就去找他。另外,那个女孩儿,拜托你好好照顾了,因为,她心脏不是很好。”曾一海说:“我看出来了,我试着,用一点药,帮她调一调。除外还有段先生,这次,他真的是受苦了。受委屈了。哎。”用药上,我虽然也知道很多。但说实在的,人曾一海岁数摆这儿呢。所以,我在人家面前,得虚心。是以,听曾一海说他要帮着用药给素素调一下,我当即抱拳说了一个谢。此外,我看得出,曾一海没有怪罪段大龙的念头。虽然是段大龙采了那个药,然后让她女儿性情大变。但这种事情,你没法儿说什么。因段大龙只是一个采药的人,他见了曾梅难过,也是有好生之德,想要帮一帮对方。只是,他没把父亲的话,太当回事儿,以致于,弄到了今天这般田地。当下我跟曾一海道别,转身就去了来时屋子。进屋儿,没等我说话。歪脖大仙,就侧过来一个脑袋跟我说:“采药去不?”我一愣,然后果断回说:“好,好啊,只是,我还没吃。”段大龙一边说了:“来,这刚熬好的粥,过来喝两碗吧。”于是,这就过去,接了段大龙递来的大陶碗,喝了一肚子粥后。我找了个木棍子,跟在歪脖大仙身后,就这么出发采药去了。我对山路完全不熟。就是跟在歪脖的身后,撒丫子快步走。别看歪脖岁数不小了,但走起路来,真的是嗖嗖的,仿佛走平地一般的顺溜。我跟了他,就这么一路疾行军。四个小时啊!差不多将近四个小时!走的我都快脱力了,这才好不容易,在半山腰的一个地方,找了个块歇脚的石头坐下来喝水。喝了两口水后,我调匀了呼吸,扭头问歪脖:“咱这是上哪儿采药啊?”歪脖没说话,而是伸手指了指山下,示意我侧耳听什么东西。我支愣个耳朵,开始仔细听了起来。大约过了足足五分钟,我耳中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老莫啊,你说那石头板上,标的这么个地方,真能有仙草吗?”“哈,这还能有假吗?这是什么地方啊?这是庐山呐!庐山什么地方?你看着刚才那猴子了吗?那家伙,灵气十足啊。这地方,遍地是宝贝。我跟你说,咱找着这个仙草儿。回过头来,再组织研究一下,分析出它的成份。然后,咱们制药!兄弟,咱们发啦!”我能说,我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我激动了吗?老莫!莫大爷!还有一个是谁?当然,就是龙大师了!曾一海的师兄弟们,布的真是一手好局呀。从野长城那一块儿,就已经是开始了。完了,又是这一出。老莫和龙大师肯定是在那处小荒村的破庙里找到了什么线索,然后根据线索,一路行进,就找到了庐山。只是,把他们俩人安排进来。在这一局中,他们又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我要不要,先过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呢?想到这儿,我扭头看歪脖儿。就这么一扭头功夫,我次奥!歪脖人没了!遁了!活生生的趁我刚才把注意力放到山下老莫身上时,撒丫子,遁了!这是把主动权都交到我的身上了吗?这接下来,是我要暗中安排这一切吗?我百思不得其解间,我发现了歪脖留给我的东西,一把破镰刀!这就是接下来,我要用的东西,破镰刀了。妥了,就这么着吧。手持镰刀,开始工作!我猫腰找了一块相对来讲长的比较密实的灌木林,我趴在草地,透过林子,眯眼去看。过了大概六七分钟。老莫和龙大师俩人终于出现在视线中了。这两人,一人穿了一身厚实的迷彩服,身上背了个大包。一路爬上来,累的是呼哧带喘。到了距离我三十多米远的空地,两人坐下来,喝了几口水后,老莫说:“兄弟,咱还得走哇,加把劲,这离目标地,好像是不远了。“龙大师这时抬头问老莫:“你搞的那个坐标准不准呐。“老莫:“放心吧,这次,我做足了功课,妥妥儿的!还有,嘿嘿,我跟你说,我发现,那姓范的,好像跟咱们犯冲。但凡他出现,咱们一准捞不到好处。但这次,哈哈哈!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到了庐山。走,加把劲!”老莫伸手拉起了龙大师。接着,这对货,又开始朝山上爬去了。我品着老莫的话,我没现身。而是拎着镰刀,跟在了老莫身后,一步步,悄无声息地跟行。坑场爪才。就这么,又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老莫和龙大师停住了,他们不仅停住,而且还找了块大石头藏起来了。问为何出现这种情况。很简单,就在他们前进的左侧,刚刚出现了很闹的人声。是谁来了?还用问吗?当然是一心求药的曾梅同志喽。而直到这一刻,我才终于明白,幕后布局人的一番良苦用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