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二十九章人吓人,吓死人呐

第三百二十九章人吓人,吓死人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不知道,高人们是否算出来,眼么前,我该走这一步棋。
  
      但眼下,这棋太妙了。以致于我要是不走,简直就对不起老莫,还有龙大师两位忽悠界的杰出人士。
  
      眼见众人疲惫,我瞅准了老莫,龙大师二人藏身的具体方位。随之,闪身,挪胯,悄无声息地从这根大枯木后边绕出来。接着又掏出镰刀,反复用力,割下了一根不是很潮的枯树枝,末了,我在树枝有用镰刀的刀尖,写上了‘装鬼’两个丑陋不堪的大字。
  
      搞定后,见无人注意我。我又悄悄顺着山坡,往下溜。
  
      我走的很慢,大概过了将近七八分钟,这才绕到老莫和龙大师的身侧。
  
      这两人,让他们给捆了胳膊,正坐在一棵树低下,耷拉脑袋,无精打采地打着小盹。
  
      我反复瞅了瞅,估算了角度,力量。然后,把树枝拿在手中,嗖,正好就扔到了老莫的怀里。
  
      老莫一个激灵。
  
      随之,老家伙张口要喊,旁边龙大师拿脑袋使劲拱了他一下。老莫话到嗓子眼,硬生生地憋住了。
  
      然后,龙大师示意他是什么。
  
      老莫低头,使劲扭动身子,又让龙大师俯身,把树枝给叨起来。
  
      老莫先是紧张地看了眼曾梅一伙人,见没人注意他,他这才仔细看树枝。
  
      看完后,老莫笑了。
  
      我见他,附首过去,跟龙大师耳语了几句。
  
      龙大师思忖。
  
      末了,他点了下头。
  
      我长松口气,瞧这模样儿,应该是应允了。
  
      当下,我转了身,又沿来时路,一步步,慢吞吞地挪回了枯木处。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好在星月余辉,照了大地。
  
      是以,视线还算是不错,但转眼过后,天坑那儿就涌出一股子灰不灰,白不白的雾气。
  
      这雾气,影影绰绰的,扶摇直上,随之又倏然散开,直接就奔着曾梅扎营的地方去了。
  
      这是好机会呀。
  
      老莫,你怎么还不动手呢?
  
      我正暗自焦急。突然,我听到老莫嗷,就是一嗓子,随之,这货用恐怖的不能再恐怖的声音哆嗦着说:“不要,不要,不要过来,啊!你,你是什么东西,啊!没了头的身子,啊不是我,不是我弄走了你的头,啊,不是我啊。啊!”
  
      这记惨叫啊,无比的凄厉骇人。
  
      当然了,前奏也非常的重要。
  
      什么不要啊,不是我弄走你的头哇,这些话,非常重要。
  
      而最后的惨叫,大抵有一锤定音的功效。
  
      惨叫结束,老莫嘎的一声,没动静儿了。
  
      高哇!这招儿,非一般的高哇。
  
      最后这叫声儿,直接就装死了,然后,留给众人一片未知的悬念。
  
      老莫叫完了,最后装着晕死过去。
  
      瞬间就吸引了曾梅等人的注意,马上就有人喊,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唰唰,几道手电光,就透过去了。
  
      随之,几个人跑了过去。
  
      而就在他们快到达的同时,龙大师叫了。
  
      “啊!不要啊,不要过来。不是我踢了你的头,不是我啊。啊啊啊!”
  
      我猜龙大师的样子一定非常吓人。
  
      是以,手电光,一下子就停住,不敢往前移动了。
  
      大师叫啊叫,几乎快叫破喉咙,末了,嘎!没动静儿了。
  
      四下里,又是死一般的寂静。然后,一股子,诡异至极的白雾,就唰的一下,笼罩了整个区域。
  
      两人真是大行家呀。
  
      这恐怖气氛给你营造的,真的是绝了。
  
      底下,足足静了有两分钟,才有人小声问了一句:“怎么了,这两人怎么了?”
  
      然后有人说:“不知道啊,说什么,踢了人家的脑袋,不是他。然后,就,就没动静了,刚才,最后那人,好像还抽的厉害,你看,翻白眼儿了,还在抽呢。”
  
      我这时想了想,觉得该给加点猛料才行。
  
      但是怎么加,又不暴露出藏身地点呢?
  
      我忖了一下,正好看到,山雾越来越浓,能见度愈发的低了。于是,我慢慢走出二三十米远,接着,我吊起嗓子,用一种喉音,张开口,突然,冷不丁地就:“哇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坑住刚亡。
  
      总之就是那种,非常,非常可怕,只有在恐怖片里,才能听到的笑声喽。
  
      笑完,我撒丫子,嗖,就跑到另一侧了。
  
      与此同时,我听到砰了个砰砰砰!
  
      一阵乱枪朝我刚才笑的地方,就打过来了。
  
      我一边跑,一边:“哇哈哈哈哈,哇哈哈哈!”
  
      对,就是笑,不能说话,一说话,就有人味儿了,就不吓人了。只能是笑,大声,恐怖地,没心没肺地笑。
  
      笑完了,我又转移地点。
  
      砰了个砰砰砰,又是一通乱枪。
  
      我接着再笑。
  
      就这么,我找到规律了,趁着对方打枪,我就跑,因为,枪一响,就掩盖了我奔跑的声音。除外,我跑的时候,专门找林子密的地方跑。因为,有大树君可以帮我挡子弹呐。这要万一,让流弹给伤着,这多不美好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