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三十章终于抢到主动权了

第三百三十章终于抢到主动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端端一个户外探险夺宝小队伍,就让我和老莫,龙大师,里应外合之下,给活生生地吓散了。
  
      眼下,是该现身,还是继续观望呢?
  
      本能告诉我,这会儿不是现身的时机,眼么前,还得观望才行。
  
      我静下心,支愣耳朵接着聆听他们的声音。
  
      大概过了几分钟后。
  
      老莫跟龙大师好像解开绳子了,俩人拍打着身上灰,然后交头结耳说:“不对呀,你说刚才扔给我们的那根枯树枝,那是人扔的,还是鬼扔的?”
  
      龙大师沉默数秒后说:“不太确定,要是人扔的,这会儿早该现身了。难道,真是?那啥?”
  
      老莫:“兄弟,你可别吓我,我怪饿的,本就浑身发凉,你,你再这么吓,我,我都哆嗦了。”
  
      “行了,甭瞎想了,走看看那女人去。”
  
      说话功夫,这俩人奔曾梅去了。
  
      我继续听,又过了三分钟。
  
      我听到曾梅喊了:“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我,该死,来人呐,来人呐!你们放开我。”
  
      老莫狰狞狂笑:“哈哈哈,坏女人,你也有今天!来,咱俩给她绑结实点。来,我来,你这绳子系的不够专业,看我的。”
  
      这两头老家伙,这两不是人的玩意儿,就给曾梅捆绑了。
  
      我听了几分钟。
  
      然后,又听到这两家伙要吃饭了,我感觉,我该现身了。
  
      但是现身之前?
  
      我还得有一项工作要做,这个工就是继续,哇哈哈哈哈!
  
      而笑完之后,得配合一些口令进行操作才行!
  
      好吧,就不啰嗦了。
  
      可能有人不理解,为啥还要装神弄鬼一遍?
  
      答案很简单,种识!
  
      想了想,我把镰刀扔了,然后走到距离这伙人四五十米远的地方,哇哈哈哈!大声笑过之后,我听到女人尖叫,老莫,龙大师啊啊狂叫的动静。
  
      我原地,跑出去五六米远,对着虚空,张口大喝:“呔!何方妖孽!速速退去,不然,我施术,灭了你魂魄。”
  
      喊完了这句,我又挪了位置,换了喉音:“哇哈哈哈!”
  
      笑过,又转过去:“天地借法,五雷真文,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太上老君疾疾如律令!给我破!”
  
      这是正常嗓音发出的,正气凛然的动静。
  
      发完了,我又挪了个位置。
  
      掐着嗓子:“啊啊啊啊!啊!”
  
      最后,发出了一记干瘪的惨叫。坑介巨弟。
  
      搞定后,我转过身,重新长喘口气,然后原地一笑接着不无正气地说:“好你个妖孽!终于让我给破了。底下的人,现在有事吗?”
  
      这话一出口。
  
      下边的人激动了。
  
      我就听老莫喊:“道长救我,道长救命,道长救我呀。”
  
      我微微一笑,撒丫子,嗖嗖,就到了近处。
  
      与此同时,老莫拿了一个手电,唰就照我脸上了。
  
      我一脸救苦救难,普度众生的形像,唰,就立在了这几人面前。
  
      老莫看清我模样儿,他啊了一声,手里的手电,突然就掉到了地上。
  
      龙大师这时把手电捡起来,在我身上晃了两晃,接着他失声说:“范,范大师?”
  
      我微笑:“福生无量天尊!免礼。”
  
      龙大师眼珠子嘀溜一转,立马会意,一咬牙,拉了老莫,扑通朝我跪下说:“晚辈,拜见大德无量天尊道长。”
  
      大爷地,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这江湖野班子就是不行。
  
      我微笑,含蓄说:“免礼。”
  
      说完,我把目光落在了曾梅身上。
  
      曾梅是真给吓坏了。
  
      她这会儿,两眼发直,蓬头乱发,神情木愣,脸色发白不说,还透着一丝淡淡的青黑。
  
      我到了近处,把脸凑近,跟曾梅一对眼。
  
      曾梅嘴角抽动一下,然后,她极害怕地向后一闪说:“你,你是小范?你是那个小范?”
  
      我微笑:“小范只是我亿万化身中的一个,当然了,你这么称呼我,我也不介意。”
  
      没错,既然装x,就要一装到底,否则千万不要装。
  
      这时,我又看了眼老莫和龙大师,我说:“有你们这么对待女士的吗?你们这是什么手段?把人家好端端一个女士,给绑了,你们太没人性了!快,给她松绑。”
  
      老莫微张个嘴,愣半天神儿,没反应过来。末了,还是龙大师踢了他屁股一脚。老莫:“啊啊啊,好好,仙师在上,我们多有得罪,多有得罪。来来!快,给人家松绑。”
  
      当下,老莫和龙大师,手忙脚乱地帮着把曾女士给松开了。
  
      眨眼功夫,松了绑。
  
      曾梅很是低落地,抱了两腿,倚在一棵树的树干上,埋头,闭眼,浑身哆嗦。
  
      这时,老莫饶有兴趣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他没说话。
  
      我扭过头,看了看龙大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