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四十章什么工作都不容易

第三百四十章什么工作都不容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细致描述祖小虎同志的行为之前,首先让我们看下这间卧室的格局吧。
  
      推门正对的是一个高大的书柜。柜子里摆满了cd、各式书籍、花瓶、瓷器等艺术品。旁边斜对过是一个大大的写字台,台案上有台灯,书,笔记本电脑,ipad,笔,打印机等等诸如此类的办公用品。写字台对面则是一张,大大的,足够两个人在上面打滚儿的大床。
  
      床上有两个没穿衣服的活人,并且,这两活人亦没有盖被子。
  
      两人的体位,是非常正统的‘传教士’体位。
  
      一些关键地方,我就不加以细致的文字说明了,总之,需要打码,非常,非常需要打码。
  
      上边那位是祖小虎同志。小虎同志仍旧保持战斗状态,他压在身下的女人上,没有挪开身体,但,他并不是快乐的,他是要死的样子。
  
      小虎的眼白翻着,头耷拉下来,贴在女人肩上,牙关紧咬,嘴角处向外流着一缕类似白沫状的唾沫物质。
  
      小虎全身肌肉紧绷,腰上尚且还贴了一排的大膏药。除外,后背有明显拔火罐时留下来的红紫印记。
  
      这小虎叔!
  
      猛啊!
  
      拔了火罐,贴着膏药,仍旧坚持战斗!这是什么精神?这是什么意志力?
  
      我看清了小虎叔,又扫了眼他身下女人。
  
      坦白讲,我不认为小虎是发自内心情愿与这女人在一起的。因为,这女人,长的有点太熟了!
  
      女人按年龄划分,三十是轻熟,四十加是中熟,五十加!
  
      咳咳!重熟!
  
      中轻熟,是很有韵味的。五十加,就跟韵味扯不上了,是知性,涵养,气质。
  
      我眼么前这女人,五十加还要拐弯儿,往上挑它个六七岁。
  
      就这岁数,正理来讲,搁我们老家,我得叫‘奶奶’!
  
      联想之前说的什么大老板之类的话,由此可见,小虎叔是被迫的,非常不情愿的,但是没办法,他必须得这么干!
  
      好吧,看完两人的结构,模样儿,状态。该分析一下,小虎叔的情况了。
  
      这其实,不用分析,小虎叔现在的情况就是三个字‘马上风’!
  
      马上风!
  
      古人对疾病起名字都相当的都内涵。
  
      这一病症也是一样,它不是人骑马,疯了,或风了,凌乱了。
  
      而是人骑人,骑凌乱了。
  
      致病的机理有很多,大概就是,素体阴阳两虚,皮肤腠里不合,行房事之时,惊动肝风,以致突然性的晕厥,昏迷,抽搐。
  
      病发不分男女,男的,女的都有得病的可能。
  
      这个病,不容轻视,非常容易死人。并且,往往病发前,人并没有一些异样的感觉。
  
      但一旦发作,处理不当,顷刻间,这人就跟我们阴阳两隔了。
  
      马上风,人工抢救,需要以重手,强刺激以下四穴。
  
      人中、合谷、三阴交、长强!
  
      若有针石,可以配合针术进行强刺激,如无针石,就要用手法了。
  
      当然了,手法并不是死掐,死掐猛按,除了会把肌肉,结缔组织按坏了以后,再没别的任何功效。
  
      当下,救人要紧,不必拘泥礼节一事。是以,我暗中在心里说了一声得罪,闪身上去,一把架起小虎叔的身体,就把他硬生生地同身下那女人给分开了。
  
      硬生生地分开了!太残忍了!
  
      但没办法,治病嘛,吼吼。
  
      女人以手捂面,大羞,不敢与我对视。
  
      我扯下小虎叔,顺手揪起一张毯子,就扔在女人身上,助其遮了羞处。然后又反手将小虎叔接下,扳过头来,屈食指关节,抵在人中上,以微颤法,大力按压。
  
      屈食指关节按压,能够更好地加大力度,同时配以颤法,不致于将皮下结缔组织压坏。同时,加快频率,可对穴位产生长久的刺激。
  
      一穴完事儿,又寻至合谷,
  
      合谷重在一个掐,要用食指指肚顶住手掌内侧,外侧以大拇指的指肚,配合食指,以形意拳鹰捉的功夫,持续掐三秒,松开,再掐三秒,这样反复来刺激。
  
      掐过合谷,复又用食指关节,强刺激三阴交。
  
      最后长强一穴,改让手掌握拳,以突起的中指关节,打!
  
      就是盯准这个穴位了,把拳头稍稍地荡起来,朝下,一扬一砸。
  
      这一磕打。
  
      一股子劲,就透进穴里了。
  
      然后,我就见床上趴的小虎叔通体一阵大颤,接着屎尿屁三恶皆放。屋子里,瞬间就弥漫了一股子腥臭难闻的气味儿。
  
      马上风,惊扰的是肝风。
  
      风性拘束,抽动。而这风起之处,又是人的下焦。是以,散了风邪后,下焦积聚的秽物,也尽数透体而出。
  
      在漫天的恶臭中,小虎叔悠悠睁开了眼。
  
      然后,他瞟了我一眼,又看了眼,床头堆坐,一脸惊愕的老女人。他朝我咧嘴苦笑了一下。
  
      末了,他喃喃:“是范大真人吗?”
  
      我笑了:“是我。”
  
      祖小虎虚弱说:“有幸,有幸,有幸见到真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