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四十六章就这么死了

第三百四十六章就这么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很媚,身上散发成熟女人独具的诱人气味。尤其转身间,眼波流露那一瞬,真的是风情万种,妙不可言。
  
      我紧盯她身上那件修臀的黑色银条纹ol短裙,眼睛极其自然地搭在她大腿的黑丝袜上,起身,移动……
  
      她上了楼梯。
  
      我跟在后面,视线随她腰肢,左右摆动。
  
      这个角度,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岛国电影大师,深谙此道,有不少片子开场时,出现的基本全是这么个画面。
  
      凹凸有致,曲线玲珑……
  
      这女人,当真是一枚大尤物啊。
  
      我心感慨间,不知不觉已是走到了二楼。
  
      楼上是装修格调很高大上的包房。
  
      女人没在这儿停留,而是出楼梯口领我绕了一个弯,拐进另一个稍隐蔽的小楼梯内,继续上行。
  
      狭窄的楼道很好地聚拢了女人身上的香气。
  
      那是种类似于玫瑰精油的气味,不冲,但香,并且非常的煽情!
  
      一眨眼,上到楼梯拐角处。
  
      这儿有个大大的防盗门,女人掏出电子门禁卡唰了一下,嘀的一声过后,门锁叭嗒开了。
  
      女人伸手推门,又微侧身。
  
      我跟在她身后,上了楼梯。
  
      砰!
  
      防盗门被重重关上。
  
      这是个位于楼梯转角处的一个狭小空间。
  
      空间不大,略闷,且没有开灯,很黑。
  
      我鼻子先是闻到一股子浓郁的香水气,接着又感知到女人呼出的空气,最后……
  
      差不多是关上门的五秒钟后吧。
  
      我脖子上架了一把刀!
  
      事情又完全的失去了控制,我们白天打了一顿的电话,原本心灰意冷之际,这女人回电了,并说她有通脉针,当我见到这妩媚女人后,对方在一个黑暗的地方拿出一把刀,架在了我脖子上。
  
      又过了三秒。
  
      当我熟悉了黑暗中的微弱光线,我看清楚,那是一把我曾经在网上见到过的小型伞兵刀。
  
      刀身不长,但很宽,厚实,刀刃是起伏有致的锯齿状。
  
      它被握在一个小白爪里,显的很精致,但我丝毫不怀疑这玩意儿的锋锐程度。
  
      虽然,我有几种可以试着摆脱这种受制于人的局面。
  
      但我想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所以,我没动,而是淡问了一句:“干什么?”
  
      女人忽然变的很冷,眯眼,磨牙切切说:“找通脉针……?哼!这世上除了王遁之那个见死不救的败类!我真想不出,还有谁知道通脉针!说吧,你是什么人!”
  
      我瞟了眼脖子上的一抹寒光,微笑说:“这位大姐,武侠片看多了吧。这是现代法制社会,你拿刀架我脖子上,我可以告你故意伤害,胁迫……”
  
      “哈哈哈!真是有意思,你要告我?你能出得去这里吗?快点说,你是什么人?你跟王遁之是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通脉针!”
  
      我冷笑:“要是我不说呢?”
  
      女人坏笑:“好啊,你要是不说,我……我就先杀了,然后把你一刀刀剁碎了喂虫子!”
  
      我目光一凛。
  
      古人说的好啊,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由自可,最毒女人心!
  
      这世上,最狠的就是女人,女人一旦狠起来,当真是蛇蝎心肠。你说我招她惹她了,她居然想要把我杀了剁碎喂虫子。
  
      思忖功夫,女人手上劲儿又狠了几分。
  
      我感觉不能再继续由她胡闹下去了,再胡闹,万一生米做成熟饭,活人变成死人,那老师的千秋大业不说完不成,我心中想要延续香火子孙的小心愿也得泡汤了。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我先是一笑,然后说:“王遁之是吧,我告诉你,我跟他是什么关系……”
  
      话一说出来,女人一愣,我伸左手搭她握刀的手腕,同时拧身移步,向下一压。
  
      这招儿,不是什么武林神功,是保安培训时教过的空手夺白刃术。
  
      我心中全无半分怜香惜玉的念头,下手只求一个稳准狠,而由于用力过大,喀吧一声响,女人手腕让我给扭脱臼了。刚节圣血。
  
      我顺势夺刀,右手握了刀,将刀尖抵在女人后腰上,左手前移,让扳指前边那个地方,卡住女人的咽喉。
  
      整个过程,用时两秒。
  
      两秒后,形势就转了,转成我控她了。
  
      女人虽受控,但她很镇定:“你快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我晕!
  
      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好,凭啥这世界就行你们女人发狠,放凶,然后我们男人就活该让你们呼来喝去,玩来弄去的。
  
      我没出声儿,而是直接伸手把她嘴给捂了。
  
      “唔……你,你放开我,你,你干什么,你……”
  
      我紧紧捂了她嘴,任凭她伸手在我胳膊上挠啊挠,高跟鞋在我脚上来回地踢打,我就是不放手。
  
      而由于手上刀过于锋利,我担心跟她纠缠,一不小心刺伤了她。就顺手将刀深深切进了一边的木制门框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