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五十三章找药的小奇遇

第三百五十三章找药的小奇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真人,真人,你这是哪儿去了呀?怎么大清早,我敲你房间门,你不应声儿啊。你是在房间?还是出去了?你回个话呀。”
  
      祖小虎声声关切!
  
      我顿了下说:“我这不昨晚跟你说了嘛,到这儿来,顺便看一个道门同修,我俩昨晚,喝了点酒,睡的晚,就没给你打电话。”
  
      “噢!原来这么回事儿呀。那个,你今天,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我回说:“这样,傍晚吧,下午四五点,我差不多能回去。”
  
      “正好,晚上我安排你跟剧组的人见一下,完了,这边开工,要办个仪式,你看看缺什么东西,你给找一下,帮着把这个仪式给办了。”
  
      我说:“行,晚上见。”
  
      “说准了啊。”
  
      我说:“一定,一定。”
  
      打发了祖小虎,我看了下时间,这都快八点了。赶紧的收拾一下,洗把脸,跟胡道长说,保持电话联系,然后早饭也没吃,直接出了小旅店,就到外面找车了。
  
      正好,这有直通市区的公交车,我等来了一辆,直接上去,找了个座,跟着一车人,就晃荡到了市区里。
  
      到里边,我又重新打车,上去后,问司机x泰堂药店怎么走。
  
      司机问我是到药厂还是去药店,我说了去药店。
  
      接下来,拉着我,转了二十多分钟,这就来到了一家药店的门口。
  
      我推门进去。
  
      营业员满热情,问我需要什么药。我直接报了,要中药饮片。
  
      然后,表示,想看一下。
  
      营业员问,具体想看什么饮片。
  
      我想了下说:“要河南焦作出的,正经的怀牛膝!”
  
      营业员一下就愣了,然后她说:“我们这儿,都是怀牛膝啊。你看……”
  
      说话间,她就拿出了一把怀牛膝给我看。
  
      我拿过几根,放到手里掂了掂,又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气味,接着又折断,看了下断茬处的油性。末了,我又放到眼皮子底下,观神走经!
  
      怀牛膝主活血祛淤药,入心,肝,大肠,三经。
  
      我在庐山的时候,蒙冯教授,曾老爷子指点,对药一道,又有了很深的领悟。
  
      这其中,就有‘六识观药入经品性’的这么一个手法。
  
      这六识,分指,眼耳鼻舌身意。意,又指神,也指脑。
  
      六识观药入经品性,做法就是,比如这个怀牛膝,它走的是一个肝经,肝开窍于目,你就要用这两眼,去观怀牛膝的性状,然后,将药中的一丝灵韵摄到肝经之内。
  
      这事儿,不懂的会说了。
  
      瞎扯淡!眼睛只会看,还能摄灵韵,邪了吧!
  
      对此,我只能呵呵了。
  
      道家,是唯物与唯心同等发展的一个学科。不仅有唯物,更加有唯心。
  
      物多重,多细,心就要多灵,多神!
  
      我拿眼观了这个怀牛膝,放下其余五识,只专精一个眼识。
  
      过了大概六七秒,我感觉肝气没什么改变。
  
      这药,不行!虽说正宗,但灵气不足。
  
      没错,药也有灵气,天下万般药材,每一样,都是有十足灵气儿的,好药的标准,就在于‘灵气’上!
  
      我放下药,对营业员说:“对不起了,这药,我感觉还是不行,所以不好意思……”
  
      营业员白了我一眼:“神经病!”
  
      说完,直接一把将药给夺了回去,丢到药匣子里了。
  
      我也不跟她计较,心里掂量着,到其余的分店再去转转,正转身要走。
  
      身后突然响了一个声音。
  
      “哎,你说,这药怎么不行啊?”
  
      我一回头,正好看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矮个男子,从柜台后边的一个电脑椅子上转过身来问我。
  
      我笑了下说:“说出来,怕你笑话,我是看这药,灵气不足。”
  
      “噢,你能看出来?”
  
      我说:“不是所有药都是用看这种方法的,具体要看这药归的是哪一经。”
  
      对方点了下头问:“你说这怀牛膝,哪的是哪一经啊。”
  
      我回说:“归的是心,肝,大肠三经。常人用药,先入胃,经胃液运化,生了精微后,入肝经,肝受养之余,又经小肠经入心,最后又归大肠经。”
  
      矮个男子听了这话,他微微怔了一下,然后说:“噢,这样啊。那什么,你这样,你去xx街127号,就在xx宾馆的对面。那有我们的一个熬药点儿,你去了后,直接说是一个姓魏的人介绍来的就行,他们会帮你找着那个有灵气儿的药。”
  
      我听了这话,忙说:“谢谢了,多谢,多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