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六十章非常可疑的长发女子

第三百六十章非常可疑的长发女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而在我看来很简单的事,胡道长却迷糊了。
  
      “兄弟,不行,我头疼,头疼的厉害!”道长扶了头,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
  
      我看着道长,我投过去一缕同情的目光。
  
      的确,这种逆绝大脑的推断和行事手法,别说胡道长了,我估计,就算是布局的人,也猜不出来!
  
      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接下来行事会一路顺畅。
  
      其实,说白了很简单。
  
      就是我要赢,要想对方测不准我每一步的计划!唐老爷子就必须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事情。
  
      但他潜意识里,还是想帮我们的。
  
      所以,他的回答对我来讲,如果是正确答案,就必须是双否定。即,站在敌人立场为第一否定,不认同我的推断,为第二否定。
  
      只有满足双否定的前提,才能证明我的推断是正确的。
  
      而如果,老爷子说,小伙子不错,推断的有理有据,很好。
  
      那就是我错了!
  
      另外,还有比较奇妙的一点就是,我还不能把这一切当着唐老爷子的面儿,给胡道长解释清楚。
  
      解释了,老爷子听了我的话,心中就会生念,生了念,对方就有可能通过奇门来捕捉到一丝蛛丝马迹!(ps:这个属古老道家的东西,也是道家核心,神念控制一类的法门。这类内容跟现代前卫科学很接近,比如量子物理的测不准定律,双缝实验,等等。有兴趣,大家可以找来读一下。前一章不太懂的,后面会有更详细的解析。)
  
      胡道长这时一头雾水地坐椅子上念叨:“疯了,疯了,全都疯了。一个老疯子,还有一个小疯子。对了,范兄弟,你说有人要杀人,还引了这么多的高人现身。那他不怕那些高人们都伸手把他给灭了呀?不怕吗?”
  
      我就笑了。
  
      “兄弟,我问你,如果你跟一个高人关系不是很深。并且,你知道因果的麻烦,知道如果出手帮了,自已会沾染是非。你还会出手吗?”
  
      胡道长愣了。
  
      我又说:“当然了,如果那个要被杀死的高人,是个普通老百姓,没权没势,做为弱者,你可能出手。但如果,那个人,他比你都要强十倍呢?”
  
      胡道长愕然……
  
      我说:“打个比方,你是个刚学会游泳的小白。江里有人溺水了,你赶来时,却发现,这条江边,水性最有名,最厉害,并且救了无数人的那个高手,他已经游到溺水者的身边了,你会怎么办?”
  
      胡道长又一次懵住。
  
      我微笑着说:“你跳下去吗?”
  
      胡道长品了品说:“我要跳下去,这不给人添乱吗?”
  
      但转念,胡道长又说:“不行,我得跳,明知有因果,我也得跳下去救人。?”
  
      我说:“好!你跳下去了,其它会游泳的也跳下去了。但这个时候,要是有人想害水性最好的那个人呢?有人在水底下给他一刀呢?“
  
      “啊……?”
  
      胡道长身上唰就惊出了一层的冷汗。
  
      我笑了下说:“话说到这儿,就行了,不能说的太破,太破就漏了,因为这戏,刚开始,还没到节骨眼上呢。”
  
      胡道长擦了把汗,然后抬头问我:“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抻了个懒腰说:“什么都不办,大道自然,爱咋咋地!”
  
      “这?”
  
      胡道长又迷糊了。
  
      我则往床头堆的被子上一倚,拿了水杯,悠闲喝起水来。
  
      坦白讲,胡道长医术,国术功夫,丝毫不逊于我,甚至还比我强。但胡道长有一病,就是心弱。
  
      这个心弱,不是心眼少,而是对道家思想,阴阳生克制化的体悟弱了一些。
  
      而这些东西,不入红尘,不经世事的打磨,是永远都参不透的。
  
      我呢,之前经历也少。但老天爷给了我一次开小挂的机会。
  
      那个机会,就是前不久,庐山经历的那一劫。
  
      数百道真魂呐!
  
      冯教授帮了我一一渡过。
  
      我等于是,经历了数百次的生命!
  
      当然了,这个说法有点夸张,但事实上,我的思想里,至少揉合了数百个不同人的思想和意识。
  
      在崖石村闭关的时候,冯教授就说过。这个力量,短时间你可能感受不到什么。但随时间推移,你所接受的这些思想,意识,一点点地与你本有的意识,思想相融合。最终,它的力量,足以大到超乎你想像的境地。
  
      而调用这一力量的方法。
  
      按冯教授话讲,就是忘了它,忘了你曾经在庐山干过这样一件事。
  
      渡人就是渡已,帮人就是帮已。
  
      渡过,帮过之后,忘了它,不求回报,不求有个好话,不求这个,那个。这就是真修行。
  
      可即便如此,道理简单,真做起来,又有几人能做到呢?
  
      闻骗子还得一段时间才能过来,是以我抓紧机会,让胡道长给我守个法,我找也个空地儿,闭眼,把腿儿一盘,打起坐来了。
  
      两个小时后,我手机震了。
  
      我睁眼,拿了手机,划开。
  
      “暗号。“
  
      闻骗子报了暗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