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六十五章各路人马齐奔崆峒

第三百六十五章各路人马齐奔崆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对小仙女笑了下,转又思忖顾雨倩的八字格局。
  
      这女人是乙木命,坐下为一个丑土,按生时的月干,时干对应分析,为一身弱无助之女子。
  
      这种女人做事情往往非常的随性子走,结果,就是这些性子,导致她败家败业。
  
      命局中,她的理想之夫,应该是一个日坐庚金的男人。
  
      八字中,乙庚合化木而显贵。并且,看这女人的大运,正走在一个交运的年头。
  
      所以,这是她命中的一个转机。
  
      这是单从女人方面来论。但若透过女人八字,看她夫家。她的夫家又会因这个女人而生出一股闷气。然后,这女人纵使结婚,也免不了家庭暴力。
  
      气由肝生,肝主魂,魂喜宁,而厌扰。
  
      这一句话,我估计在现代的中医理论教才中是看不到的。
  
      现代中医理论,把魂儿啊,灵啊,全给删了。保留的只有,肝主疏泄,这一句话。
  
      而这是肝的生理功能。
  
      精神会影响生理。
  
      所以当人的情志受到了刺激,产生了一些无法排解的念头时,肝魂受扰,就气机不畅,就会扰动肝火上扬,以致情绪暴躁冲动。
  
      正因如此,民间有些所谓邪病,的确是外来不良邪念扰了肝魂,让人脾气变的暴躁易怒。
  
      但那种情况,非常的罕见。且距我们的生活,相离很远。
  
      所以,我断,这女人夫家的病,是因她而起!
  
      当然,上述只是我根据八字做的一个臆断。具体,真正情况,还要见到患者本尊,结合其五官气场,瞳内三光,等等综合来做分析。
  
      “喂!叫你呢!”
  
      小仙女儿在前排座喊了一句。
  
      我回过神儿:“干嘛?”
  
      “那个汤头歌儿会背吗?”
  
      我笑了:“略懂。”
  
      “素问,内经……?”
  
      “略知一二。”
  
      “八字,黄庭经,金匮要略,本草纲目,还有那个……什么灵枢,你都懂吗?”
  
      “略知,略知。”
  
      “风水?拳术?导引?”
  
      我继续:“粗通。”
  
      小仙女恍然样子喃喃说:“哦,跟我差不多,这些,我也都知道,都读过。”念叨完了,她话音一转:
  
      “既然你懂这么多,那我问你,感冒了,怎么治?”
  
      小仙儿目光闪过一丝狡黠,写了满满的一脸小阴谋望着我。
  
      我很自然回答:“无论什么病,包括感冒在内,一定要因人因病而治。先天禀赋足的普通伤风不用治,白开水就可以解决。先天禀赋不足的要抓紧治,片刻不能耽搁。因你耽搁了,可能就要合并热毒妄行,引发高热不退,直至生出肺痈,肿毒,那可就麻烦大了。”
  
      小仙女止不住点头说:“嗯,听起来很高明的样子,行,一会儿看看你怎么给人治病吧!”
  
      车走到师大那边的一个加油站,小仙女很是牛x地对加油站工作人员说:“把油箱加满!”
  
      不一会儿功夫,加完油,我一付帐。
  
      哎哟,那个心疼呀!
  
      以前光看人家开了个陆虎好像很牛x的样子,现在我算是知道了。这车,烧的根本不是油,是钱呐!是真真的,真金白银呐!
  
      加完了油,车直奔后海。
  
      一路,小仙女又跟我扯了些五行命理,身旺身弱的判断方法。
  
      身旺身弱,主看月支,坐下!
  
      也就是一个人出生的月份和日主天干下的地支。
  
      地支于日主是财,是印,是食,是伤,是正印,还是偏印,偏印有无财制。
  
      等等一切都要分析透沏,才能断出日主身命强弱。
  
      上述这些用我老师话讲,这都是道门中一整套的知识。类似于学校课本里的地理,历史一样,是必修课。
  
      与之对应的,还有观星术。不过那个……
  
      呵呵,估计我要观,得去喜马拉雅和罗布泊观去。这京城,霾呀,太霾了!
  
      老师说了,古时候人,这些东西,是整套的培养道医人才的课程。
  
      只是后来,流入江湖,这才成了什么算命的派,占星的派,还有相面的派。
  
      我对老师的话,不是特别相信。
  
      因为,即便是童年的我,也认为,我这个老师的神经有些不太正常。
  
      三疯子!
  
      这是成年后的我给老师的绰号!
  
      车很快到了后海,月祺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了。下车时候,她跟小仙女说:“小仙妹妹,不行我们换一辆车开吧。这部车,费用太大,我有些吃不消耶。”
  
      小仙女皱了皱眉,又踢了踢车轮子。然后,她眼珠子一转说:“卖了它!换台便宜点的,这样,新车,还有油,咱不全都有了?”
  
      我淡淡说了两个字:“败家!”
  
      小仙女瞅我哼了一声说:“怎么跟茶社那帮老家伙一个样子,哼!反正,这车,是我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撇了撇嘴说:“说好的,一切听我的。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