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七十五章借坛场之秘,直步上位

第三百七十五章借坛场之秘,直步上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初夏,天气很热。
  
      我站门口这儿晒大太阳干等不是个法子,于是打了电话,就回到酒店大堂,找了个位子坐下,然后手抚扳指,气韵悠长地一脸玩味打量四周。
  
      装逼要诀!
  
      不单指遇到了人才装,而是一旦出现在公众场合,甭管什么时候,都要给自个儿灌输一个伟大的思想。
  
      我就是逼!
  
      没人知道我的背景,每一道过往男女投来的目光都充满了羡慕和好奇。
  
      约摸二十几分钟后。
  
      手机响了,拿了接起:“我来了,你在哪儿?“
  
      姬青冷静问着。
  
      我:“我在大堂,你在哪里?“
  
      “你出来,我开的宝马,这会儿就到了。“
  
      我回也个ok。
  
      起身,唰!一抖折扇,牛x闪电地穿过旋转门,立在台阶上抬头一观。
  
      不远处,果然停了一辆华丽丽的红色宝马插六。
  
      我不动声色地过去,到了近处,拉开门,往里一坐。
  
      “你谁呀?”
  
      驾驶坐一肥头大耳的大叔用一种想揍人的目光盯着我。
  
      江湖中人讲究一个随机应变,处乱不惊。
  
      虽然他大爷地我上错车了,但我表情不动,仍旧淡然一笑,唰,将折扇打开,淡然:“不好意思,上错车,得罪,得罪。”
  
      道了歉,这正要下车走人。
  
      冷不丁大叔抻过了个大肥脑袋问:“你,会算命?”
  
      我微笑了:“结缘而已。”
  
      “那啥,你……你有功夫没?”(功夫,东北话,意思是时间。)
  
      我又微笑了:“眼下略忙。”
  
      “哦,那啥,手机号有没,给我留一个……”
  
      我冷静报了一串号,末了看大叔一眼说:“酒乃穿肠药,少喝呀,少喝。”
  
      话音落处,开门走人。
  
      身后,肥大叔独坐车厢中,光头凌乱。
  
      问我为啥提点他喝酒一事?
  
      哼!
  
      此乃天机也!
  
      一般人我不会告诉他,那胖子一身酒气都快给我熏吐了。
  
      刚从这个插六上下来。就见不远处一辆宝马750,正徐徐地奔我驶来。
  
      这个,应该不会错了吧。
  
      我信步过去,五秒后,车窗落下,露出姬青那张戴了大墨镜的脸。
  
      “那人谁呀?”
  
      姬青摘下墨镜,朝插六努了下嘴。
  
      我淡然撒谎:“一个客户……”
  
      “行啊,老弟,有两下子。嗯,不错!对了,给介绍认识一下呗。”姬青兴冲冲地要开车门。
  
      我冷静:“客户身份尊贵,不喜他人叨扰。再说,时间紧迫,我们还是抓紧干正事儿吧。”
  
      “小样儿,担心我抢你客户啊。”姬青嗔怪各半地撇了撇嘴。
  
      我麻利绕过车头,转到副驾,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姬青瞟了眼我手上扳指说:“你这高仿货,有点水。跟姐好好干,回头啊,姐给你弄一真的。”
  
      我不动声色,完全不理这女人说的话,而是说:“咱们走吧,跟对方约的时候快到了。”
  
      “行啊,去哪儿?”
  
      “x仁堂大药房。”
  
      “咦……那可是正经医药公司啊,你去那儿给人看病,你不怕摊事儿?”
  
      我淡笑了:“姐,走吧!快点,时间来不及了。”
  
      姬青把车开上马路,又过了两个红绿灯,我对她说:“姐姐,我针呢?”
  
      姬青笑了:“等会儿啊,一会儿见着病人,姐让人给咱捎来。”
  
      我轻描淡写说:“好啊。”
  
      一切都在较量,都在玩味儿,谁傻拉吧叽地先把底亮了,谁就是输家。
  
      道理非常简单,就像两个恋爱中的人,谁先张口说,我爱你一样。
  
      谁开口,谁就输!
  
      我俩坐在车里,都没说话,应该都是在心里掂量,一会儿怎么办。
  
      差不多过了半个多小时,车到地方。刚乐鸟巴。
  
      我说:“姐,你等我一下啊。”
  
      姬青:“别地呀,走,咱俩一起过去。”
  
      我笑了下,没说什么。
  
      正好这就都下车了,恰在这个时间,手机叫了。
  
      我拿起一看,钟健打来的。
  
      我估摸这是他着急,抢着先来电了,于是拿起接了。
  
      “喂,大师吗?你,大概什么时间过来?”
  
      “嗯,一个小时内吧。”
  
      “好好,这样确定时间了,我好把店里人清一下。”
  
      我:“嗯。”
  
      “大师,那不打扰了啊。”
  
      我:“嗯。”
  
      电话挂断。
  
      这时,我偷眼见姬青正搁边上瞟我,我没放下手机,而是继续说:“就我和一个女人。”
  
      “嗯,就是一个女人。是我助手,我助理。嗯。行,那一会儿见!”
  
      姬青凑上来问:“这谁呀,老弟?”
  
      我笑说:“这不就前几天我接的这个要用到通脉针的客户嘛,对了,姐,得跟你商量一下。客户呢,不太喜欢外人接触他。我呢,就说了,你是我的助手。姐,这你没意见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