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八十三章黄妹子父亲的诡异失踪事件

第三百八十三章黄妹子父亲的诡异失踪事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胡道长陪魏爷煎药,兄弟们和唐老爷子熬了一个通宵,也都疲惫不堪,体力透支了。等过十几分钟,药厂食堂的几个人把早餐送来,大家匆匆用过后,众多兄弟打量一圈,各自找了个地方,倒头就睡。                    三个女孩儿却毫无睡意。                    我看书房另一头,有一间茶室,就叫了三妹子过去跟我一起,借了魏老的茶具,还有他存的红茶,给大家泡了一道茶来喝。                    我喝了口茶,抬头问黄妹子:“说说你父亲吧!你让我找到他,总得让我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具体是干什么的才行对吧。”                    黄妹子以茶代酒,连干了三杯茶后,她悠悠长叹口气,又伸手把脖子上系的丝巾摘下来说:“我父亲叫黄元松,他真名大概很少有人知道。因为,我父亲三十岁之前是道士!师从全真,三十岁以后,还俗,做了居家道人。他在海内外华人圈子里,极有名气。但这个名气却不是他的真名元松,而是一个绰号。”                    我笑了下问:“什么绰号?”                    黄妹子:“多宝道人!”                    噗……                    小仙女直接就把一口茶汤给喷了。                    淑女呀,妹子,淑女形象有没有。我瞪了小仙一眼,小仙一吐舌头,拿纸巾看着我和黄妹子,小心把附近的茶渍给擦干净。                    黄妹子对此没什么尴尬,只是讪然一笑说:“知道你们会笑,因为多宝道人是封神里的人物,那是个神仙。我爸没那个神仙手段,但是……怎么说呢!“                    黄妹子抬头用复杂眼神看着我说:“他很神秘,并且,他有很多,很多的宝贝。另外,他的宝贝,很大一部份是药用。别的不说,就说这个……”黄妹子用眼睛扫了一圈,拿过魏老茶案旁摆的一个蜜腊把件说:“就说这个蜜腊吧!现代人都拿它当个玩件在手里把玩,殊不知,这是真正的药材。”                    我赞同说:“对!尤其是老蜜腊,当然不是人盘的那一种,是从地里挖出来的天然老蜜腊,功能通淋利尿,活血化淤,定惊安神。像癫痫这样的病,如果是初发,有一块上了年头的真正好的老蜜腊,把它细细磨出粉来,用水冲服下去,几乎立竿见景,马上就好。”                    “此外,若是心燥不安,要加一点辰砂,跟蜜腊粉一起冲服。也是很快就好。如若女子月事不通,老蜜腊粉加当归,再加附子,一样可建奇功。”                    黄妹子说:“岂止一个老蜜腊,天地间蕴含的许多奇珍异宝,说起来,都是一顶一的上等药材。当然了,这些宝贝级的药材,服用方法也是非常的小心,否则一旦用过量了……”                    小仙女说:“那就死了呗。“                    黄妹子摇头笑了笑,没说什么,而是从脖子里取出一个用绳子吊起来的瓶状吊坠,这吊坠,不大,也就比成年男子的大拇指短上一点。                    吊坠是个水晶打磨成的小瓶,瓶口应该是用白金和软木做的一个密闭的小塞子。                    而瓶子里装的则是满满的深黄如油的液体。                    黄妹子取了这个吊坠说:“这是我爸亲手给做的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们都用好奇目光看。                    黄妹子:“这是用一颗百年老山参提纯提出来的参油!就是这么多,这里面包含了整个一根人参的精华。若是虚弱无力之时,只需要,米粒那么大的一滴,掺入水中,服下去,马上就能起到回阳救逆的功效。”                    小仙撇了下嘴:“真有钱呐!”                    黄妹子没说什么,而是把东西收回到衣领里说:“给你们看这个,就是想让你们知道,我父亲是做什么的!他做的就是这个营生,所以一年到头来,经常不在家……”                    接下来,黄妹子告诉我,大概是半年多以前,她接到父亲电话,让她从美国回来,帮着打理家里的产业。                    按黄妹子讲,她爸是真正土豪,真正的隐形财富大亨。多有钱?这个不知道,反正,海了去了。基本全国各地,都有他父亲的生意。而他爸呢,直接交给了手下人来打理。这次,黄妹子回国,就是要取代手下人的地位,接手父亲生意。                    但就在她熟悉老爸的各处生意之后,她却发现联系不到父亲了。                    具体是,电话打不通,手机关机。于是,黄妹子急了。                    她本身,也能掐会算,就按梅花易数,起了一卦,结果显示大凶。于是,黄妹子又找人打听。打听来,打听去,她在几个父亲生前好友的帮助下,就得到了一个消息。                    说是她爸去香港了!好像是,到那里找什么宝贝去了。                    黄妹子急了,没办法,她就上崆峒。                    黄妹子是道门俗家女弟子,她七岁时候,就入崆峒拜师,入了道了。但那会儿,还没师父带她,后来,她去了美国留学。在美国有一个居住在华人街的老道姑找到了她,然后她正式成为道门弟子。                    龙妹子听这儿,她好奇地问了一句:“美国,也有道士?”                    小仙这时哎了一声,打断龙妹子话说:“龙姐姐!不是跟你吹,也不是我说大话。其实,真正的道门,真正的道家力量,包括真正的中医,现在都在海外。”                    龙妹子惊了一下。                    小仙女说:“好几拨呢,我就知道明朝快完了的时候,出去了一拨。雍正年,又跑了一拨。清末,还跑了一拨。日本鬼子来的时候,又走了一拨。最后,解放前,走了一拨。解放后,你们那个那个啥大革命的时候,跑了十年呢。再后来……开放了,又陆续,跑了六七年。”                    龙妹子吃惊说:“那,那还有人了吗?”                    没容小仙女回话。黄妹子回了:“很少,很少了。所以,很多东西,包括国术功夫,神医手段,等等很多东西,我们都只是听说,再很少有人真正见到了。”                    龙妹子想了下,歪头问:“为啥子要跑啊。”                    这个事儿,我听冯教授还有曾老爷子跟我讲过。于是我说:“为了保住咱们的东西呗。放心吧!这些出去的人,慢慢,早晚有一天,全都会回来的!那个,黄仙姑,你继续……”                    黄妹子瞪我一眼,又继续白话起来。按她话说,她听说到了香港,这就直接杀过去了。到了那里以后,她委托父亲的几个老朋友,来找他父亲消息。结果,就让一个人给介绍到了仙道会。再然后,她中了仙道会的招儿,一步步就成了仙道会的仙姑。                    黄妹子当仙姑,最主要目地,还是想借了仙道会的势力,来把老爸给找出来。没想到,找来找去,就让韩师父给调到兰州来了!                    而按仙道会的说法,她爸,跟眼下在床上死睡的那个小子,有很大关系。                    我听到这儿,问了一句:“齐小胖是在香港被发现的?”                    黄妹子:“对!他是在香港一个海边,让人找到的。找到的时候,全身衣服都湿透了,失神落拓,两眼无神。然后,有人报警,警方检查了入港记录,找到他的真正身份,通知他家人。过来香港,把他给领走了。”                    “回到内地,没多久,他病发,基本上就是一直在睡,一睡都要二三十天,大小便,吃饭,什么的全都不能自理,都需要家里人来伺候。医院,去了十几家了,京城,上海,广州,这些大地方,全都去了。都没有办法止住他嗜睡的病。”                    黄妹子继续说:“林三水安排人,把唐老先生的九宫盘偷来以后,我让阿炳以我心头之念,用九宫盘起了一遁。”                    “遁象结果显示,会有人来救这个齐立凯。然后,救他的那个人,就是杀害我父亲的凶手。因为,遁象结果告诉我,我爸,他已经……不在了。”                    我听到这儿,喝了口茶,总结说:“这么讲,你父亲黄元松是到香港找什么东西,然后卢小胖不知怎么,就跟你父亲认识了。接着,他们应该是经历了什么。经历过了之后,独留这个卢小胖,你父亲不见了。现在,你通过遁象得到的结果是,你父亲死了。杀害你爸的凶手,会来救这个卢小胖对吗?”                    黄妹子:“对,就是这样!”                    我沉思说:“卢小胖,他,他有说过什么吗?”                    黄妹子:“我见到他的进候,他已经是这样一副样子了!基本,对外界不会产生任何的反应。”                    小仙女这时说:“这样看来,想要解开这一系列的谜题,真还要到香港去一趟呢。”岛大帅亡。                    我说:“对,香港之行,怎么都得去了。”                    “咦……”这时我看到胡道长进屋儿了,忙起身,走过去说:“药怎么样了?”                    胡道长说:“已经快熬好了。”                    我说:“行!我先来给小胖兄弟推大龙吧。”                    所谓推大龙其实很简单,就是让目标大头朝下趴床上,然后露一个后背给我。我用手掌从尾闾开始,抵住那里,用颤震的手法,一点点地,从下向上推到脖子根儿的位置。                    这个手法,除了对自身有一些特别的要求外。还得要求一个由重到轻的过程,就是尾闾那里,要求用重手,重在一个激活。推到脖子那里就得松柔了,要贵在一个理顺。                    我全神灌注,来来回回一共做了十六个来回,耗时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到了最后一下完事儿的时候。                    这搁床上趴着的卢小胖居然,嗯哼,叫唤了一声。                    听到这声叫,我马上转身说:“快,拿药来,给他灌下去!” 小说来源:燃文书库 www.774buy.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