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八十六章贱的让人牙痒

第三百八十六章贱的让人牙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看着齐军眼睛,读着他目光中流露出的思想,我感同身受到了一个父亲眼睁睁看着儿子患病却又束手无策时的茫然与焦急。                    那种揪心的痛苦,恨不能让人一下子把全部的全部乃至生命都拿出来,只为救下病中的亲人。                    我凝视齐军:“我理解。”                    齐军仰头长叹口气:“有时候,信一些东西,做一些事情。虽然知道,可能不会有用,但我总得做点什么,总得做点什么,对不对?”                    我肯定点了下头。                    随之我说:“不管你之前用的什么法子,但现在,齐立凯的情况摆在眼前,我相信这就是最好的事实。多了不说,接下来,他还要经过至少一个月的服药期才能完全康复,具体怎么吃这个药,你到xx堂,去找魏老,就说,是一个姓范的小伙子,让你来的。“                    齐军惊愕:“魏老!那老神仙,很少有人能见到的。“                    我说:“你能见的,只要说我的名字就行。除外,这个只能医身,医心我还得到香港亲自走一趟,另外,我需要你提供一点,关于齐立凯的信息。他怎么去的香港,找到时,还有什么人跟他在一起。等等这些……”                    齐军摇了摇:“坦白跟你讲,你说的这些我都没办法提供给你。小凯他……这么说吧!我们之间以前存在很大的隔阂,我没有什么时间陪他。我所能给予的除了钱,再就是钱了。”                    “我一贯的想法就是,只要他有钱,在外面总不会受欺负。只要他不受欺负,就可以了。”                    “这种想法,让他养成了很多不好的习惯……我在知道那些习惯后,我更加不愿意见他了。因此,我对他的了解,可能还没有他身边朋友对他了解的多。”                    我听到这儿,极为无奈地笑了下说:“好吧!也许只能这样了,我和我的助手一起去香港,帮着查清楚,他在那里都干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因为,这个非常关键。他的身体可以用药功来调好,但他的心理却是药,无法调理好的。”                    “我们要找到根源,再等回来的时候,利用独特的方法来医治。这段时间,他心理上可能会表现出一些异常,但只要不伤害人,就不要管他。千万,别随便给他介绍心理医生。”                    “不是心理医生不好,而是他们不清楚这里面的真相,贸然施治,极容易产生无法挽回的后果。”                    齐军这时说:“你大概会去多久?”                    我说:“一个月吧!保守估计,一个月内,我能回来。”                    齐军忖了忖说:“需要我提供什么吗?”                    我想了下说:“入港通行证,这个是必须的。除外,我在香港可能会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这个通行证的时效……”                    齐军说:“这个没问题,你这样,你将身份证扫描件,还有电子版的证件照片报给我,我通过深圳,还有香港那边的关系,帮你在一天内搞定这些东西。”                    我说:“随行很多人……“                    齐军:“这个没问题,让她们把东西都发来吧。“                    我说:“那就多谢了。“                    接下来,齐军给了我一个邮箱地址,我记好后。齐军又问我要了一个银行卡号。                    “干什么?”                    我问齐军……岛共估圾。                    齐军:“我这人办事有我的规矩,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凭我这么多年,纵横商界,识人无数,我大概也能看出来。你,跟仙道会的人,大不一样。”                    我笑了:“哪里不一样?”                    齐军:“一是实在!二是真有手段,三是你的眼睛,骗不了我。”                    我抱拳:“多谢抬举。”                    齐军:“你说了,出来行医也是为了混口饭吃。小凯,我之前带他去了全国各地找无数大师,医生,花了上百万了,他偶尔醒一两次,也是迷迷糊糊,话都说不完整,但是现在……”                    “他能给我打电话,能当面叫我一声爸,就这两件事,比什么神仙道法都要有效。”                    “更何况,你要去香港,到了那边,要用钱,要花很大的时间和精力,所以,请不要让我为难。”                    我说:“多谢!”                    接下来,我直接把我们小团伙,小金库的帐号报给了齐军。                    齐军用手机记下后,跟我握手。                    我说:“我手机号不会变!我去了后,齐立凯有什么情况,随时跟我打电话。”                    齐军:“一定,一定!”                    秋风劲急,小雨稀落地下着,我跟齐军握了下手,转身,这就离开了。                    齐军最后不仅没找我的麻烦,还要给钱,并且帮我一把。足以证明,他是个非常冷静的人。                    遇事仔细分析,做出正确判断,然后,果断行事。                    不爆躁,不被情绪支配。这样的爷们儿,注定是一方豪杰,富豪的命儿。                    是以,这个齐军,让仙道会忽悠过去,其根本不是仙道会对他有多大吸引力。而是面对患病的儿子,他真没招儿了!                    思忖间,返回车上。                    黄妹子问了一句:“你们说什么了?”                    我没直接回答,而是问黄妹子:“你办公室在哪儿?”                    黄妹子一愣:“干嘛!”                    我说复印!                    黄妹子噢了一声说:“办赴港通行吗?我帮着办就行!仙道会,我在香港,还有一定号召力的。”                    我笑说:“你要想早点知道父亲的下落,就省了这份心吧!不能从你那边的名义走!”                    黄妹子稍感不解……                    我专心开车,没说别的。                    的确不能用仙道会的名义走,别问我为什么,真的不能用!此外,闻骗子也不能跟我的名义一起走,我得让他,用他自个儿的方法走!                    这个,虽然我现在还看不透里面根源,但一定得这么办!                    黄妹子说了一个地点,说那儿是她办公室。                    我直接给小仙女去了电话,让她同龙妹子一道打车去办公室。                    接着,我又给胡道长电话。                    电话里,胡道长的意思,是要跟我们一起去香港。我说先不用,我让他去京城,然后,去找唐风茶社!                    胡道长问,唐风茶社是我开的吗?我说不是,但像咱们这样的人,那里是最好的地方了。                    之所以这么安排,是我看出来了,胡道长绝非江湖中人。他不适合在江湖混,他是那种适合用专一精神,研究医道的人才。                    混江湖,他心太直了一些,性子太耿了一些。这样的话,极容易折到里边去。                    所以,唐风,才是胡道长最好的归宿。                    在那里,有一个大大的保护伞罩着,他可以专心搞研究,然后让人领着,按部就班地治病。                    至于我,我不是正常人类,我就是一个疯子。而疯子,是需要,过疯魔一样的生活地!                    车行了半个小时,到达黄妹子的那个茶楼了。                    到了楼下时,我问黄妹子:“对了,问你个事儿,那个泰拳小伙子,他是什么人呐?”                    黄妹子得意地笑了下,然后她转身问我:“你猜?”                    我撇了下嘴说:“你搞的这么神秘,我上哪儿能猜对呐。”                    黄妹子感慨万千地说:“这小子是从香港跟过来,要我命的人。你以为仙姑那么好当吗?香港那地界!各路神仙,多着呢。泰国的降头师,巫师,印度的瑜伽大师,还有西藏的各路真假活佛,外加日本的……神道大仙儿!”                    “当然了,最多的还是咱们华人本土的,风水,命理,仙道大师!”                    “我在香港有一个小道场,教的是太极。这小子有个哥哥,在我旁边教泰拳,他不服我,暗中找当地小混混过来捣了两次乱,我直接上门,把他哥给废了。他咽不下这口气,一直跟我到内地,想收拾我……”                    “可结果……”                    黄妹子冷笑了一下。                    我笑了笑说:“手太狠了一点了,对了,这小子呢,你怎么打发他了?”                    黄妹子:“你医好了以后,我就安排人,给他拿了一笔钱,买了张返港机票送他回去了。”                    “噢,对了,你可能会在香港见到他。”黄妹子转身,一脸笑意地看着我。                    我正想问,那人是会感激我呢,还是会找我单挑呢。忽然手机来电了。                    见是闻骗子打来的,我接了。                    对过暗号,骗子说:“你又从哪儿忽悠了一大笔钱过来?”                    我说:“总不能师出无功吧,多少是那么个意思,我这不是一个人,咱一票兄弟呢。“                    骗子:“大多了,太多了呀。“                    我说:“甭跟我说那个,我对钱没数字观念。对了,你们自个儿想办法走吧。到深圳,你跟老陆,怎么过去!你俩商量个法子,我这个号办了漫游。你到那边,电话联系我吧。“                    闻骗子:“妥嘞,没问题!”                    我撂了电话,黄妹子目光炯炯地看着我说:“你怎么不问,收了多少钱?你不怕你兄弟贪污?”                    我就笑了,笑过,我望着车窗外的小雨说:“我这人,对钱,说不出的感觉。说不亲吧,有时候真想啊。毕竟,花钱太舒服了。说亲呢?有时候心里冷不丁又泛起一股子冷傲劲儿。你骂我装逼也好,怎么样也罢,我这人就是对钱的感觉不大。所以,我注定成不了商人。”                    黄妹子冷笑:“没钱,你怎么去香港?”                    我看了她,咧嘴一笑说:“不是有你嘛。”                    黄妹子憋不住乐,盯了我三秒后说:“你,简直是太贱了,贱的让人牙痒,都恨不得咬你一口。” 小说来源:燃文书库 www.774buy.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