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三百八十七章抢占一步先机

第三百八十七章抢占一步先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黄妹子注定在国内没机会咬我了。                    因为,小仙女和龙妹子已经大呼小叫,拖了行李箱子,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喽。                    跟二位美女见过面,我们上楼,在黄妹子帮助下去了她办公室,把我和龙妹子的身份证扫描,又给我俩拍了证件照。然后一并发往齐军邮箱。                    小仙女不用办什么通行证,她本身就是外国户口,到海关那里盖一个章就k了。黄妹子同样也是外国户口,所以这两人出行,比我们都要方便。                    把相关资料发完后,黄妹子开始尽显土豪女本色,请我和小仙女,龙妹子吃大餐。席间,打听到小仙和龙妹子只订了一个三星的小酒店。黄妹子明显不高兴了。                    哼!跟姐混,住档次这么低的地方,明显看不起姐。                    五星级,大馆子!                    听到这个好消息,小仙女得寸进尺,又说她买的二手车,好像是托运不到香港去了。不如,就近,便宜点,卖给黄姐姐啦。                    于是,黄妹子问多少钱,小仙女说大家都是姐妹啦,提钱多见外呀。这车,当妹妹送给姐姐的啦!                    黄妹子一听这话,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右手套的那个大镯子送给小仙儿了……岛共丰圾。                    我见黄妹子这么大方,就说这玉石都是咱自个儿花钱进的吗?                    答案,当然不是了。                    按黄妹子话讲,那是她老爸一个在缅甸的军人朋友送的几大块翡翠原料里面切出来的。                    缅甸的军人朋友,可以把大块的翡翠原料送给黄妹子的老爸!                    这老爷子,干的究竟是什么买卖呀。                    我小声问了一句:“那个找东西,不会是盗墓吧。”                    黄妹子瞥我一眼:“切!盗墓?太下三滥了吧!他是找宝贝不假,但从不发死人财。墓倒是也进去过,不过,我爸不拿里面的东西,只拍照!”                    小仙女愣了下:“拍照?”                    黄妹子:“对,拍照!”                    小仙:“干嘛呀,摄影爱好者吗?”                    黄妹子:“当然不是了,其实也不是职业干那个的。有职业的,他们,折腾起来一副壁画呀,铭文什么的照片,就能拍他个上千万!”                    小仙女摇头说:“姐,夸张了,太夸张了吧。要说是壁画原迹什么的,还值那些钱,你说照片儿,这也太……”                    黄妹子喝了口汤:“我当初听我爸说也不信,后来,他告诉我,人家要的不是东西本身,是那上面的内容。你以为古代人是傻x吗?他们厉害着呢。所以现代这些人把这个东西,拿过了,再借助不同的文献一组合。妥了,一个完整的上古学科就齐全了。而在这个基础上,再结合现代的科技那么一研究……”                    黄妹子顿了一下说:“伟大的发明,诞生了!”                    小仙女这时极八卦地说:“跟你们说一个事儿,不死药的配方,早就有了。但是……”                    黄妹子把‘但是’接过来说:“听说了,说是到了一定的岁数,灵魂该走还是走,只空留下一具,只知吃,拉,睡的躯壳而已。”                    我这时品了口水说:“你们这些人呐,守着我一个道士,都快把我给忽悠瘸了,行了,行了,快点吃完,黄仙姑,你给我们找大馆子住吧!”                    我岔开了这个话题,不是嫌弃这三妹子太八卦,净胡扯一些东西。而是她们讲的,确实是事实。                    老师就有一个这样的朋友,没家没业,神神秘秘的。我曾经问过,他是干什么的。老师说了,他们是‘倒卖天机’的人。                    初始不解,后来,老师解释一番我才明白,他们干的好像类似盗墓之流的行当,实际上的逼格,比盗墓和考古,都要高出几十倍不止!并且,这东西,还是道家中很隐秘的一个流派。                    行了,再隐秘现在跟我也没关系,当务之急,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吧,这些日子,真的是累坏了。                    吃饱喝足了,叫服务员过来买单的时候,服务员妹子却笑吟吟地说:“先生,已经有人给您买过单了。”                    “谁呀?”我不解问。                    “噢,是齐先生,齐先生给您买的单,这里还有一个信封,齐先生让我交给您。”                    我接过一个牛皮纸的信封,打开一看,妥了,里面是四张房卡!                    房卡显示的名头是当地的一家顶级五星级酒店。除了房卡,还有一张4打印的纸,上面写着,祝我们在兰州玩的愉快,房间住多久都行。                    拿到房卡,我心中对齐先生感激之余,我也感到了一丝小震撼。                    敢情,齐先生的人,一直在盯着我们,留意我们的动向。                    这样的实力,假如我没治好齐小胖!妥了,我可能就要应对难以想像的,无穷无尽的麻烦喽。                    啥也不说了,既然房间都给订好了,那就走起吧。                    我们四人下楼,开了小仙女的破车,去了那家酒店,到了地方,直接上楼,打开房间入住。                    都是一顶一的大套房!                    进屋,脱了衣服,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然后直接上床死觉。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一直住在这座酒店里休养。                    期间,我接到了胡道长电话,他打来时,告诉我他已经在京城了。我让他给闻骗子去个电话。随后,我又给老闻去了个电话。                    老闻告诉我,他已经到深圳了,眼下正跟老陆一起找人,办理入港的手续。我对他说,一会儿胡道长给他打电话,他接了后,跟老胡要一个卡号,完了,把他那份钱打过去。这兰州,老胡跟着忙活好几天,也该给人家算工钱了。                    闻骗子说了个没问题,这就挂断。随后没过三分钟,祖小虎又来电话了。                    在此之前,闻骗子早就跟他联系过了。告诉了他,剧组车停哪儿,以及我有事要离开等等一些话。                    这次,祖小虎打电话来,表示了各种想念。然后,从他那儿,我证实了一件事。罗冰和李桃两人出去玩儿,偶遇了一个会算命的瞎子,接着俩人跟瞎子在一起算了半天的命,那天晚上,快八点了,她们这才回来。                    毫无疑问,所谓的‘算命瞎子’就是韩师父手底下人乔装的。如果,我这边的事儿不立,或者有别的什么变动,那头一声令下。两妹子,就得让这些坏人给拐走了!                    这就是高手办事。                    高手们办事,不到节骨眼,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他肚子里想的是什么主意!                    是的了,两女孩儿只当是,偶遇了一个盲派高人。可她们又哪里知道,在生死关前,走了一趟呢?                    祖小虎听说我忙,这边他就先说了,他等着我回京城,他要好好安排我几天之类的话。                    总之,就是各种客气。末了,他问我要卡号,要把这次的劳务费给打来。                    我没客气,直接就给了。                    这两个电话接完,当天吃过午饭后齐先生来电话,他告诉我,我要的手续,已经托人办妥了。                    我和龙妹子的身份是赴港的工作人员。                    按齐军话说,这个证件,正常办下来,按流程走的话,至少也要四个星期的时间。我这个,他走了特别的绿色通道,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全办妥了。                    并且,我的工作也比较的高大上,是香港一家珠宝公司特聘的资深珠宝鉴定师,龙妹子则是我的助手。                    什么都不用说了,显然,齐军在香港是有生意的人。                    正因如此,他才会把这个路子玩的这么通。                    我庆幸这步棋走对了。                    如果让仙道会来办……妥了,我估计仙道得拖我。无限期地拖,然后可能过了十天后才会帮我搞定,那样,我就太被动了。                    要是让曾老爷子做呢?                    我到香港,就得直接面见老爷子,然后,可能就没办法去做更多的事情了。                    齐军接下来讲,机票他已订好了,是今天东方航空的班机,今天下午14时17分从兰州起飞,到西安转一下,然后再直飞香港,过程大概需要九到十个小时。齐军问我,那边需要人来接机吗?如果需要,他马上安排人,安排住处。                    我说不必了。                    齐军没再多说,只告诉我,到机场给他打电话,他把相关证件,交到我手上。                    挂掉电话,我开始准备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衣服什么的,小仙女查了香港那边天气,已经都置办了。                    完事儿,收拾利索,叫上了小仙女,龙妹子,黄妹子三人,这刚到楼下。就有一辆道奇公羊停在那里接我们上机场了。车自然也是齐军安排的,一路顺风,到了机场下车,齐军正守在机场门口等我们呢。                    到了后,齐军先是把证件交给我和龙妹子。然后他说:“到了那里,有什么困难,直接给我电话。我在香港,还算认识几个人。”                    我说:“劳烦齐先生费心了。”                    齐军没说什么,只握了一下我的手,同时小声说:“小凯这两天恢复很好,只是晚上偶尔会做恶梦,我没太跟他讲这个事。总之,还是希望你快些解开他的心病。另外,仙道会那边,我已经断联系了……”                    我明白。                    齐军这话的意思是,我现在踏上赴港航班的事,仙道会并不知情!                    这点非常重要,因为这样一来,我就能多争取,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亲自在香港本地,了解仙道会的根基了! 小说来源:燃文书库 www.774buy.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