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二十三章这就是借刀杀人

第四百二十三章这就是借刀杀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听着中年人提高的話音,我暗道今晚有意思了。
  
      计划的安排,大致就是这样。我让闻骗子给管爷打电话。管爷听了闻骗子声音,肯定会问,你个死骗子在哪儿,我他妈想死你了。闻騙子告诉管爷,他在这个药王庙里,并约了管爺不见不散。
  
      管爷那边儿,对闻骗子是恨之入骨,一想起老闻来。脑瓜子都疼的主儿。如今说了,在这里见他,他一方面想见,但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加一千,一万个小心。因此,大军殺到,在正式见人之前,他得安排一个人,进到小庙里探听虚实再说。
  
      这个中年人。就是管爷安排的人。
  
      他的任务是假借上香之名,进庙里,查看庙里多少人,都是什么人。当然。最重要的是,聞骗子在不在里边。
  
      进来,见到闻骗子了,他就得马上走,告诉管爷。闻骗子在這里边儿呢。并且,这里边儿还有些什么人。
  
      管爷拿到了这些确切的消息,他才会选择,是进门来要人,还是使什么邪招,把人放倒了偷人,又或干脆,抽冷子,给闻骗子‘砰’来上一枪,杀人!
  
      因为,按照管爷性格。
  
      他对付恨的人,仇的人,要弄死的人,他向来是不会跟对方谈判的。
  
      京城。我差点让车给撞死。
  
      假活佛,让管爷的人给活活用冰毒磕死。这都是管爷手段的最佳写照。
  
      是以,他们办事儿,都是偷摸打听好了后,喀嚓,一下子直接弄死!
  
      弄错了,咋办?
  
      再弄一个呗!
  
      所以,管爷和他背后的团队,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大钉子。
  
      我摸着他的这个脾气,可以暗中调拨,让这个大钉子,往一些人,一些团体身上落。落准了,喀嚓!
  
      妥了,我想让谁挂,谁就得挂!
  
      管爷傻吗?不傻,并且还极奸,极奸。但就是因为他奸,所以,他想的多,计划的多,安排的多,他就会,犯一些聪明人犯的错误。
  
      比如这个中年人,他做为眼线,原本我打算,自个儿站起来,找个茬儿给对方留下后,再让他和章师父之间起矛盾。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章师父他想在我和闻骗子面前露一手,看他是怎么轻松,把这钱给拿下,把香客给忽悠住的!
  
      但让章师父没想到的是,这中年人,他大爷地,压根就没想着上什么香!
  
      他就是来打探情况来了。
  
      但章师父哪知道这个呀。
  
      所以,中年人一犯横,章师父就愣了。
  
      章师父身为一庙之主,身为庙公,这中年人竟然敢不把他放在眼里。平时,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不放在眼里,也就罢了,但是现在,当着这么多兄弟,外人的面儿,就这么赤果果地不把他放在眼里。他面子,挂得住吗?
  
      所以章师父怒了。
  
      “我丢你老母个臭嗨,你……你敢在神明面前不尊,你,你找死!”
  
      中年人,脸一横,不干不净地骂着:“神你妈大x!去你妈的,不跟你扯了,我走了!”
  
      我一瞅这架势,我心里乐了。
  
      神棍邪师遇见土匪流氓,两者之间会碰撞出怎样灿烂的火花儿呢?
  
      这太有意思了。
  
      章师父显然也没料到,这个口称来自湾湾的中年人,其素质竟然如此之低,他一下子怔住,懵了。
  
      类似章师父这样的邪师们,做法什么的,需要有个布置,安排的过程。要充份的材料,还要生辰八字,地理位置,等等一系列的东西,准备齐了后,才能按部就班的做法,才能实现一些超自然的力量。
  
      是的,他们不是战士,所以面对突发事件,他们也就不俱备战士的反应速度和处理能力。
  
      眼么前,中年人骂完了后,转身抬步就走。
  
      章师父急了:“丢你老母,你,你不上香,你别想走,你……你给我留下。”
  
      中年人站在殿门口,仗着外边有人,他浑然不惧,张口大骂:“次奥你三妈!这他妈是不是庙,是庙老子愿意来就他妈来,想走就他妈走!老子不信你这个神仙,去你妈的,你还逼老子上香不成!”
  
      外边儿,章师父的同党手下,一听这话,火锅也不吃了,呼啦一下就涌上来了。
  
      中年人继续:“怎么个意思?我他妈这香不上,你还逼着人上吗?真新鲜呐,没他妈见着,逼人上香的,次奥!想打人吗?香港可他妈是法治社会,你动粗的,不管用,我报警!”
  
      “报你老母!打,打!”
  
      章师父急了。
  
      能不急吗?他是庙里的庙公,当着手下面,让人给骂了,损的一点面子都没有。他能不急吗?
  
      与此同时,两跟我们身后的乩童也让师父给引过去了。
  
      中年人眼见让人给围起来,他扯嗓子开吼:“管爷!有他妈的埋伏,那小子,就在里边呢,管爷,你来呀!他妈的,这群家伙要打我。“
  
      “丢你老母!“
  
      砰!
  
      “哎呀我次奥,我脑袋,他妈的,出血了,出血了,我次奥,管爷……“
  
      我听见外面掐上了,当下我就给闻骗子一个眼色。
  
      骗子会意,我俩撒腿,嗖嗖,就奔后边去了。
  
      几乎就在我俩转眼动的同时,院子里的灯,一下子灭掉,接着,我就听见人,砰砰,打起来的动静,完了,还有人喊,什么味道,什么味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