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二十八章小白说她让人绑架了

第四百二十八章小白说她让人绑架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望着骆知玄一行人背影,心里感慨万千。[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今儿,我赢了虚名。脱了杀机。但却又种下了无穷大的祸根。
  
      至于韩师父,这货应该是在拖!拖时间,然后等到时机成熟,他就撕破脸皮,该干嘛,干嘛了。
  
      我俩就好像下棋。
  
      今天这局棋,他将我一军,我破了局。反吃他一子的同时,也让他给我布下了层层的埋伏。
  
      有意思,真的是有意思啊。
  
      思忖间,这就到了外面了。
  
      汪师父跟过来,小心问:“范师父,咱们这是去哪儿?”
  
      我想了下说:“来时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汪师父说:“好的,范师父。”
  
      重坐回车里,待遇可就不一样了,眼罩没了。跟车大汉也不见了,只有汪师父,外带一个小司机。
  
      我们几人都没什么话,一路往回走。我仔细看了眼四周景观,外加路边支愣出来的广告牌,我这才知道,仙道会的这个香堂,原来是位于西贡这边。
  
      车子走了三四分钟。汪师父找了个话头,就跟我聊起西贡的这个香堂来历了。
  
      原来,这香堂是早些年,一个香港富人的别墅。那富人买来后,家里天天闹鬼。后来,玉先生领人,过来看了看,然后在别墅后山一个地方,挖出来了一个死人坑。
  
      坑里边埋的都是一些小孩子。
  
      然后,玉先生经过一番查堪,最终得了结论就是,早年这里有个降头师搁这儿为人做法。并且,按时间推算,应该是五六十年代的事儿了。
  
      那香港富人听说后。死活不敢住了。再加上玉先生帮他治过几个大病,还指点过他生意。是以干脆就把这个别墅,连同附近的一小块地全送给了玉先生。
  
      玉先生接手后,利用这几十年时间,将这里打造出了一个焚香静修室,还有一个小博物馆。听说馆里收藏了很多的宝贝。
  
      而香堂,是仙道会内部议事的地方。但凡有什么大事,要事,都会召集核心人员,一块儿到这个香堂来开会。
  
      至于汪师父,他说了,他就是个跑码头的人。负责听从韩师父调遣,到处送人,接人。另外他说了,我以后要是用车,可以给他打电话。不管什么车,只要不是太限量版,他都能搞到。
  
      当然了,只是用,而不是拿过来,占为已有。
  
      汪师父很客气,我们聊了很多。随后,他干脆打了话匣子,道出来历。原来,他祖上也是大陆的,父亲是文革那会儿,搁身上用网兜儿绑了几个篮球,游到香港来的。
  
      汪师父父亲也不是普通人,他是个殡葬师父。不仅有一套非常好的扎纸人手艺,还有看坟地,推算回煞时辰的手段。也正因为太有名儿了,那会儿,让人整的挺厉害,实在受不了,正好镇子里有人就指了这条路,然后他父亲就跑到这里来了。
  
      汪师父父亲到了香港,也没从事老本行,而是什么都干。进过工厂,干过餐馆。后来,娶了一个同样偷渡来的越南妹,结了婚。再然后,生了汪师父。到最后,临死,就给汪师父留了一间三十几平的小房子。岛低土技。
  
      汪师父这几年想捡老本行,但苦于没门面,后来,机缘巧合,就入了仙道会。再接下来,就干了这接人送人的活儿了。
  
      每月赚的呢,反正按汪师父话讲,比香港公务员稍微强那么一点吧。
  
      也就这一点儿而已。
  
      汪师父这人很不错,我本能感觉,他对我有一种欣赏。另外呢,他好像也很不甘心。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发现他缺钱。
  
      当然了,关系不是一下子就处成的。
  
      一路上,我尽可能,听汪师父倾诉,听他讲了很多事。到了地方后,我和汪师父互相留了个手机号,方便以后联系。
  
      就这么,下车,目送汪师父离去。
  
      闻骗子伸手拍拍我肩膀说:“兄弟,哥服你了。”
  
      我感慨说了一句:“别捧,当心摔死。行了,章鱼王的事儿,也就这么样儿了。往下,还不知道哪个妖魔鬼怪找上门来呢。走,这快到饭点了,咱吃东西去。”
  
      就近,走了半个小时,找了家什么冰室。进去后,点了几样东西,坐下就开吃。
  
      刚吃完饭,我正要拿手机出来摆弄一会儿,顺便等等老闻和老陆的时候。手机叫了。
  
      拿起来一看,黄妹子来的。
  
      我笑了下,接通。
  
      黄妹子扑头盖脸就是一串话:“你胆子太大了,你把章师父给做了,韩师父不会轻易罢休的,他一定会找你麻烦的。你呀你,你太毛愣了。哎呀,不多说了,快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过去跟你商量。”
  
      我对黄妹子这种后知后觉亦能反应迅速的精神表示赞赏。
  
      接着,我微微一笑说:“我的大仙姑啊,放心吧,我都过完香堂喽。”
  
      “啊,呃……”黄妹子没动静了。
  
      我说:“你这消息,知道的太晚了吧。我给你讲讲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