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三十八章为死去朋友做点什么

第四百三十八章为死去朋友做点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仙女很不乐意,怪我又不带她玩儿。[燃^文^书库][www].[774][buy].[com]我告诉她,这个工作很不好玩儿的。很闷的,远没她在家教人太极拳,八卦掌有趣。
  
      总之,好一通劝说过后,小仙女这才同意不跟我去胡闹了。
  
      当下,我们一行人先离开黄妹子的大豪宅。又去了黄妹子教太极拳的道场,把小仙和龙妹子扔下,放在那儿之后。我们在太极拳馆稍做停留,吃了个午饭,就又出发。直奔骆师父家中去了。
  
      车开出有一段距离,黄妹子跟我说:“权师父很厉害,很能打的。”
  
      我问:“怎么能打?”
  
      黄妹子:“权师父家人是居住在泰国的华侨,他小时候,因为家里太穷,六七岁就拜了一个泰拳师父学泰拳。后来,又打无护具的地下比赛,再然后又跑去参加了缅甸的内战。打了几年仗后,他又因为一个朋友的事儿,跑回泰国杀了当地一个贩毒的大佬。后来,他在泰国呆不下去,就偷渡香港。”
  
      我听罢,倒吸口凉气说:“这货,这经历。太惊奇了,简直可以写小说了。”
  
      黄妹子说:“远不止呢。”
  
      “后来,他在香港参加黑帮,给人做打手。那个时候,正好是八十年代中期,香港很乱。而他很厉害的,一个人一把刀,能砍二三十个。”
  
      “然后,他帮派做的很好,各个码头都给足他面子。可就在他人生巅峰的时候。不巧得了一场重病。当时,听说台湾那边有明师能看病,他就过去找。结果……”
  
      我接话说:“让他找着了?”
  
      黄妹子:“不是,根本就没找到。他没找着人,回到香港后,就闭门谢客。”
  
      “再后来,就听说,他几乎快要死的时候。突然有个中年人亲自上门。说可以治他的病。再然后,他的病就好了。不仅好了,他还由外家,转成了内家。并且,不混黑帮,改在香港办拳馆,教人习武。“
  
      “他教人拳很有意思,入门就是扎马步,天天如此。并且,学费还高的厉害。“
  
      “有人学了几个月,就跑了。有人学了一两年,实在坚持不住,也跑了。但只要坚持住,让他看出来有能力继续学的人,他都会一分不收,然后收为关门弟子。“
  
      “就这样,他在香港有很多弟子。“
  
      我看了黄妹子一眼,我说:“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黄妹子:“我爸跟他见过几次面,听说他的事后,非常仰慕,曾经不止一次跟我说过。说这人是……对,拳术,武术里面的奇才。“
  
      我听到这儿问:“权师父今年多大?“
  
      黄妹子忖了忖说:“六十八,不是六十七,就是六十八了。“
  
      “权师父弟子众多,且很多都有黑帮背景,他一向很低调,极少露面的。据说,当初他加入仙道会,还是因为玉先生三番五次邀请,他才答应过来帮忙。”
  
      “这人,很不好惹的,另外,他极重情义……这件事……要不我跟你一起去,我父亲之前跟他有过交情,到时我……”
  
      我笑了笑,然后对黄妹子说:“一会儿,你带我到地方,我下车,你直接开车回去就行了。当然,你要不愿意走,你可以把车停外面,找个地方等我。”
  
      黄妹子惊了:“你,你不怕他……”
  
      我笑了下:“怕,我就不来了。走吧!别再耽搁了时间,迟到可就不好喽。”
  
      权师父很吓人有没有,这样的背景,出身,手段……并且,我还把他的一个朋友,章师父间接给坑死了。
  
      这事儿,冷不丁听上去的确让人挺打悚的。
  
      但是,我不怕,我怕什么?
  
      因为,如果换作是几十年前,权师父在黑道呼风唤雨的时候,我可能真要多加小心,多加准备了。
  
      但现在,摆明他不再是当年那个权师父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个姓钱的,由外入内的中年人,应该就是权师父的大弟子。
  
      能教出那么一位真正高手的人,你觉得,他会是个傻子吗?
  
      是以,我心淡然。
  
      就这样,黄妹子驱车一路疾行,走了一个来小时,这才到了骆师父的家中。
  
      骆师父家在大屿山,这地方,原来应该是个老房,后来改造了,弄出了一个挺大的院儿,院子里起了三栋楼。
  
      我们把车停在贴了对联的大黑铁门外头,我淡定下车,又朝黄妹子挥了挥手。黄妹子想要熄火跟我一起下车,我朝她一瞪眼。黄妹子又跟我一瞪眼,末了,她无奈,只好又倒车,调头,奔来时路驶去了。
  
      我刚转过身,手机响,一看黄妹子来的。
  
      接起来。
  
      对方说:“我就在这不远处等你,有事情,无论是电话,短信,只要我手机响,是你来的号,我就杀过来。”
  
      我笑说:“多谢。”
  
      接着,就撂了电话,摁响了门铃。
  
      门铃是对讲系统。
  
      响过之后,里边有人问哪一个呀。
  
      我说:“姓范,骆师父约好,来见面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