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四十七章目标确定,出海找真相!

第四百四十七章目标确定,出海找真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施医生的疑问,验证了我之前的推断,蒋国峰的确是让什么给治了。[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是的。让‘什么’给治了。
  
      这个‘什么’既包括了人,也包括了其它别的什么东西。
  
      因为,按目前已知来推断。只要是个有思维的生命,他就不能干出这么糊涂的事儿。
  
      回返胎相,这是个多么复杂的手法儿,咱估且不说。
  
      这人,逮着一人,就给回返胎相了。又逮着一个,又给回返胎相了。
  
      请问,这人是吃饱了撑的。闲着没事儿干吗?
  
      所以,这蒋国峰,齐小胖让人给治了,这绝对不科学,不合逻辑。
  
      真相呢?
  
      真相现在为零,因为不到现场,不到真正事发的地方感受观悟一番,一切都只能是臆测。
  
      眼么前,知道了真相,我意识到,一个大大的麻烦又来了。
  
      蒋国峰怎么办?
  
      强制叫醒他吗?
  
      现在,蒋国峰的情况就好像位于母体子宫里的胎儿一样。只不过,相对正常人体的子宫来说,这里讲的这个‘子宫’就是天地!
  
      齐小胖,那是症状浅,所以行了药功。再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儿了。
  
      但蒋国峰这个,他就很深了。
  
      这么讲吧,医家治病的手段也是一个双面刃。用好了,能够治病,用不好,掌握不了火候,就是杀人了。
  
      无论哪种药。哪种医术,都是如此。
  
      过量。大了,就是害人,不是治病喽。
  
      蒋国峰眼么前已经进入到治病的状态了,我贸然打断,就等于将婴儿从子宫中强行引产……
  
      后果。
  
      呵呵……
  
      那怎么办,不治吗?当然不是不治了,病一定要治,只不过,不是在这里治。
  
      此时,施医生讲完后,他对蒋国雄说:“病人现在的情况真的很让人费解,生命体征,大脑核磁扫描,等等的一切,在医学角度讲,都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可就是……“
  
      施医生费解说:“他怎么就是不苏醒呢?”
  
      蒋国雄连连摇头。然后又看向了我。同时,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此时,我心里却已经有了主意。
  
      当下,我问蒋国雄:“船只失事后,蒋国峰先生,是跟随船员一起被救上来的吗?”
  
      蒋国雄一听,立马就说:“不是,当时风浪很大,我弟弟好像先落水了,之后,船上的人,为救他,就开船去找,结果,经过一片礁石海域,船底撞到石头上破掉了。没办法,大家又急着一边排水,一边朝岸边开。可结果,还是没能保住船。”
  
      “后来,第二天,早上,才有人开船过来,救了救生艇上的人。后来,那条船又在附近海域搜救,下午的时候,才看到我弟,穿了一件很旧的救生衣,趴在一块已经腐烂的破船板上,在大海里来回的飘。”
  
      “救上来时,我弟,已经没什么呼吸了。好在船上有心脏抢救的设备,经过抢救,我弟苏醒,但却一直昏迷,只好给他送到了岸上。”
  
      “对了,当时……他这里有伤的。”
  
      说话功夫,蒋国雄走到床边,轻轻抹了下他弟弟的脑袋的右后侧位。
  
      我低头一看,那里果然有一个两公分长的磕碰撕裂疤痕。
  
      了解到这儿,基本已经差不多了。
  
      我想了想,然后,对蒋国雄说:“蒋先生,你先稍等,我去打个电话。“
  
      蒋先生回了个随意,我这就闪身出来,到外面,找了个没人角落,掏手机给林先生打过去了(大白鲨潜水俱乐部的负责人。)
  
      “师父……我正想要感谢你呢。师父……”
  
      林先生接到我电话,他显的很激动。
  
      “可是,师父,我不知道,怎么谢谢你好,你看,我要不要举行一个拜师的仪式,我……”
  
      我对林先生说:“先不要说那么多。我有件事要问你。你之前讲,潜水俱乐部有条船经历过诡异的失踪事件。那么,那条船,具体的失联时间,你能说一下吗?”
  
      林先生:“五月十六号,我记的再清楚不过了。就是五月十六号。”
  
      我说:“是事发的当晚吗?”
  
      林先生:“对,那天晚上,风浪很大。”
  
      我说:“好,我明白了。”
  
      林先生:“那,我要……”
  
      我说:“拜师什么的,等我忙过这段时间再给你电话。最近,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不要给我打电话。还有,跟你夫人,好好过日子。”
  
      林先生:“明白,师父,我明白。”
  
      打过了这个电话,我转身回到房间,看着蒋国雄说:“那条船出事,是哪一天?”
  
      蒋国雄:“五月十六号,那晚风浪很大…”
  
      我说:“好,我明白了。”
  
      现在一来,所有问题都集中在了一个时间,空间点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