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四十八章加快布局,我要开坛

第四百四十八章加快布局,我要开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朝韩师父哈哈一笑说:“辛苦难免,难免,哈哈!那个……”我对着韩师父走过去。[燃^文^书库][www].[774][buy].[com]亲切拍了拍他肩膀说:“韩师父,方便,更进一步说话。”
  
      韩师父一愣,稍显不解,但很快,他还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就这样,我俩前后脚,离开了这间屋子,拐到客厅处。又出了门,站在这幢宅子的门口。
  
      我看了眼香港的晴朗天空,深呼口气,忽然扭头对韩师父说:“此行,我们一行数人去南海,路途遥远,途中恐怕会遭遇这样,那样的麻烦。因此,回来的时间,可就不一定喽。”
  
      韩师父脸上淡了一丝老谋深算的笑容,凑到近处跟我说:“范师父啊,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跟我说吧。”
  
      我笑了下:“我知道,从我踏进蒋家大门的这一刻起,一切就都在你韩师父的算计当中了。”
  
      “蒋国峰,我治也是败。不治也是败。他醒了是败,不醒也是败。总之,在桌上,你提了那个条件,我答应了。往后,只要我留在香港,我除了败。没第二条路可走。”
  
      “这是我进入蒋家,你安排出的第一局。随后。我见了蒋国峰,接下来,如果我看出他的问题,就会走进你布下的第二局。如果看不出,直接回到第一局上,然后应局,认败。“
  
      “现在,我看出第二局了,于是,就进到你布下的第二局里了。“
  
      “南海,那边的海上,你安排了多少人,多少力量,这我不管。但我想说的是……章师父死时,跟我交待了一些东西。“
  
      “什么?”
  
      韩师父瞬间就打了一个激灵。
  
      我听了这话,心中暗叹。林先生那条线,看来是帮对了。绝对是,帮对了。
  
      当下,我对韩师父说:“我能透露给你的,只有一个消息,那条消息,就是东西,章师父已经得手了。不过,没在香港,在南海。哪个岛上,对不起,我不能说。”
  
      韩师父眯眼,瞅了瞅我说:“你开什么条件?”
  
      我想了下说:“韩师父你现在,上了哪条大船,跟什么人发财,我不管。但仙道会的坛场,必须得开了,这次,我们一起上南海,不知多久才能回来。所以,我想请你韩师父给我一个人情。”
  
      韩师父忖了忖说:“什么人情?”
  
      我说:“把仙道会的坛场给我,我给它开了。”
  
      韩师父:“那坛场已经废了!不灵了。你要它有什么用?”
  
      我说:“废了,不灵了,也得有个交待不是。你只管给我,接下来的事,不用你管,我来办。”
  
      韩师父冷笑。
  
      “要是我不答应呢?”
  
      我想了下笑说:“南海我不去了,你自已跟蒋先生,带上他弟弟一起去吧。”
  
      韩师父低头,抚下巴,在门口,来来回回,走了三四步,接着他抬头说:“好!我答应你。但南海,你一定要去。不仅去,到了后,你得把章鱼王告诉你的事儿,给我指出来。你指不出来!”
  
      韩师父冷森:“那里是南海,那里暗流多,鲨鱼也多!把你剁碎了,扔海里,很快的。用不上半小时,你在这世上,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到。”
  
      接下来,韩师父又说:“还有,一切顺利,今晚我们就得动身。坛场的事,稍后,我会通知下去,让你正式接管主持。不过,你有多少时间折腾,你自已慢慢看吧。除外,你不要耍花样,你要是临阵跑了,别说你在香港臭大街,我保证你在内地,也一样臭遍全国”
  
      我听了话,微微一笑说:“放心吧,韩师父,我不会走的。”
  
      而之所以,如此有把握,皆因我是在,得知林先生和蒋先生的船是在同一时间出的事,我才下的这个决定的。
  
      两件事,摆明就是一件事。这是其一,其二,章鱼王威胁林先生时,不止一次地跟他说,要他把船上的东西给拿过来。什么东西?章鱼王说是一个雕像,但具体什么样的,多大,怎么个工艺,什么材料,一概不知。
  
      是以,我断,章鱼王,也就是章师父在临死前,也一直在跟这件事。并且,他得到的线索比韩师父还要多。只是,他没财,没势,无法展开行动。只能是,狠敲林先生一笔钱,有了充足的资金后,做好了准备。他再偷摸地前往南海,从而寻找他想找的东西。
  
      章师父,究竟知道了什么。掌握了什么,这世上,可就谁也不知道了。
  
      因为,他死了。
  
      但韩师父会奇门,他通过奇门,能断出来,章师父知道这事儿的一部份真相。可章师父,是个什么人物?
  
      那人十足的阴,狠,冷,毒。所以韩师父在没想到稳妥的计划前,他不太敢惹章师父。
  
      偏不巧。
  
      我跟条黑马似的,一下子闪出来,接着把章师父间接给做了。
  
      我怎么就,好么样儿地,把章师父做了?我跟他什么仇,什么怨呐?
  
      这个,很多人不理解。韩师父同样也不理解,于是,他就用奇门来起遁,结果发现,我从章师父身上,知道了点什么。
  
      是的,奇门有这个能力,能断出,我知道了点什么。
  
      事实,我也的确,知道了点内容,壁如,雕像什么的。但只是那么一点。
  
      奇门再厉害,也无法知道,这一点的具体是哪几句话,哪几行字。
  
      所以……
  
      在韩师父脑子里,我间接杀章师父,是因为对方脑子里有料,有非常准确的消息。正因这点,我才过去,用他人之手,把章师父做了。
  
      而后,我又得了料,以此来做为保身的大筹码。
  
      韩师父,他错了吗?没错,他奇门断的很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