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五十章这一局棋,赢了三分之一了

第四百五十章这一局棋,赢了三分之一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类似这种与精神归宿,仙,神信仰有关的场所。[燃^文^书库][www].[774][buy].[com]在举行相应仪式的时候。主持仪式的人本身,一定要沐浴。
  
      这个沐浴,不仅是身体上的,还需要心灵上的。
  
      眼下,瞅着还有大段时间可以用,我和黄妹子便在程师父带领下,去了大殿旁边的一幢三层楼高的建筑。据说,这屋子是以前玉先生静修用的香室,旁边还有个沐浴的浴室,除外,茶室。静修堂,等等一切,一应俱全。
  
      黄妹子进来,便在香室那儿,找这里有的香料。准备一会儿让我焚香。
  
      我在程师父带领下。去了隔壁浴室。
  
      临关门儿前,程师父将准备好的内外衣服,包括鞋子,一并整齐叠放在了门口。
  
      这就要关门了。
  
      程师父忽然对我说了一句话:“你要跟韩师父一起出海?”
  
      我忖了下说:“嗯,已经安排好了。“
  
      程师父叹了叹说:“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玉先生走之前,说过这样话。一切,到海上,自然就明白了。“
  
      我点了点头。
  
      程师父忖了忖说:“我不知道,你对此行有没有把握。但我想说的是,南海岛屿有很多,其中不乏一些,罕有人涉足的小岛。不要小看那些岛,那上面既有古人留下的痕迹,也有现代人为远离俗世而建筑的隐修之所。”
  
      “人类。在这个世界上,最自由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天空,另一处……就是海洋。”
  
      “你懂了吗?”
  
      程师父望着我,一字一句地说。
  
      我笑了笑,侧头想了下,又问他:“黄庭钰。有没有见过玉先生?”
  
      程师父笑了:“没有。”
  
      我笑说:“是不是,仙道会内部,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玉先生的?”
  
      程师父继续笑:“是的,除了极个别核心成员,有的人,在这里干了几十年,都不知道玉先生长什么样子。”
  
      我点下头说:“好,我懂了。一会儿,人到了,你提前安排一下吧。”
  
      程师父:“好的,我明白。”
  
      目送程师父闪人,我转身关了门,打开热水龙头,一边冲凉,一边把在心里,从京城初识仙道会的张大先生开始,一直到香港,此时,此空间。
  
      我全都过了一遍。
  
      末了,我心里有谱了。
  
      什么也不多说,到了南海,一切自然就有分晓!
  
      转眼,洗过了一个热水澡,我收拾利索,到门口拿了衣服,穿好了后,抬步出去。
  
      正好看到黄妹子,正盘腿坐在那儿,闭眼睛感受那个香的气息。
  
      我看了眼黄妹子,我说:“我要放松一下,你过来,给你捏肩,揉腰,松背。”
  
      黄妹子一个激灵,然后拿眼珠子瞪我。
  
      我微微一笑说:“就是这么一次,下次,可能永远都不会有这样机会了。“
  
      黄妹子微微动容,稍许,她说:“那边有张床,你过去,躺下吧。“
  
      我说:“好!”
  
      接下来发生的事儿,没什么太过于刺激的东西。我只能说,黄妹子一对小手的按摩功夫,简直强到爆!
  
      那种含了太极柔劲的力道,用在身上,恨不能将身体每根神经唤醒,每个毛孔打开。
  
      黄妹子给我按了足足一个小时,从头到脚。
  
      我知道,这也是世间最享受,最昂贵的一个小时。
  
      没人能让黄妹子给他这么用心按摩,除了我,我想,没人了。
  
      所以,过了这一刻,再想受用,可能,就没那机会了。即便有机会,可能黄妹子也失去今天的这份心思了。
  
      按到最后,黄妹子伸了手,屈指在我腰两侧的腰眼处,轻轻的一打。
  
      就是这么一刹那。
  
      那股子如过电般,酸爽至极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
  
      我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感觉妹子有点累了,就对她说:“你休息一下吧。”
  
      “嗯。”
  
      黄妹子挪到一边,盘腿坐了,喝茶,拿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侧过头,微笑看着她说:“你很少跟父亲见面吧。”
  
      黄妹子一愣,随之她讪然说:“这你都知道?我爸,的确是这样。从我记事起,我就没见过他几面,我妈说他在海外做生意。几年也回不了一次家,所以……我几乎没怎么见过他。但就算是这样,我心里还是把他放在第一位,因为,我妈跟我讲过,他就是一个传奇……”
  
      “哦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爸四十才娶的我妈,四十一才有我,我妈,那会儿,她才二十岁,不过,她说了,这辈子,跟了我爸,是她最明智的选择。”
  
      我没说什么。
  
      的确,黄妹子她娘是幸福的,别的不说,单说黄妹子他爹的钱,学识,等等这些吧。足以让一个女人为其守候一生了。
  
      “对了,你妈做什么的?”我问了一句。
  
      黄妹子笑了下说:“她呀,茶疯子!真正的爱茶如痴,为了一款茶,她恨不能亲自到深山老林里,亲手去采摘。并且,她做的茶,还不卖,只送人。送的,还不是什么达官贵人。而是真正懂茶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