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六十章干活前,放松最重要

第四百六十章干活前,放松最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看着周围人或不解,或恐惧,或紧张的眼神儿。[燃^文^书库][www].[774][buy].[com]我在心里笑了。是的,我赢了,年是绝对真正意义的赢。
  
      我的赢,倒不是说,我跟这帮子佣兵结成了什么亲密的朋友关系,或师徒关系。而是,我能够跟他们平起平坐,让他们正儿八经,把我当成一个真正的对手来看待了。
  
      什么叫对手?
  
      一是足够的尊重,二是敬畏,三是正大光明的战斗!
  
      春秋之前那会儿人打架是不讲什么阴谋诡计的。大多都是面对面,找好了人,武装好士兵,喊一二三,预备,打!
  
      然后,啊啊地冲上去。
  
      谁最后剩的人多,谁就赢。
  
      不要笑话古人脑子笨,不想阴谋诡计。而是他们认真!
  
      即便是战争。也要认认真真地对待,强就是强,弱就是弱。
  
      计谋太多!
  
      有时候,真的不好。
  
      有时候这人呐,就是心眼子太多,多到了用不上正地方。然后,过于圆滑,人就失了信,失了一信,那老天爷也不会眷顾这人。就会让这人倒霉了。
  
      反观到现实,心眼子就是思想,就是阴性的动力。而行动力,执行力,则是阳,是阳的动力。两者只有平衡了,才能诞生出,冠绝千秋的伟业和功绩。
  
      我放倒了这位大猛汉,以牛逼之姿,装逼之态,面朝众人,笑了下后,我一撤步,闪身,扶起了倒下去的那位佣兵。
  
      接着,我在他脖子。脑门,胸口来回揉了几把,这才将其交给他身后的人。
  
      与此同时,这位猛汉兄也醒了。
  
      睁开大眼皮,他摇了摇脑袋,推开扶他的人,站起来,看我一眼后,他说:“功夫,功夫!”
  
      我朝他一抱拳说了两个字:“承让!”
  
      佣兵不解之余,也学了我的样子,抱拳回礼。贞厅休亡。
  
      就这么着,一场决斗,我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利了。
  
      随后佣兵们果然兑现了之前跟我的承诺,没有过多为难我,只是把枪又重新拿出来,加强了这个船上的警戒和控制。
  
      我呢,还是自由身。虽然,我杀了人。
  
      他们没跟我产生什么冲突,没对我怎么着!
  
      但同样,我身边,也多了两个大保镖。
  
      贴身的大保镖,一边一个,拿着大大的长枪,寸步不离。
  
      对此,我认为是赚到了。
  
      因为,听说这帮家伙,出场费很贵,并且,一般人有钱,想请,还请不来呢。
  
      “兄弟啊!你,这是怎么一回子事情啊?怎么,那个沈冰死了,韩师父傻了,然后你……”老莫跟我身边,说完这番话后,又心惊胆战地看了眼两个大兵。
  
      我对老莫淡淡一笑说:“一点小插曲,没什么事。哦对了,我刚才看到,那里好像有一个白钢的烧烤炉,你下去,跟厨房打个招呼,弄点培根什么的,咱们一边钓鱼,一边烧烤怎么样?”
  
      “啊……?”
  
      老莫一惊:“这,这都什么节骨眼了,听说,有人要杀过来了。还有……这都死人了,还有,你看,这一把把的枪,可都对着我们呢,这,这你……”
  
      我很认真地对老莫说:“莫大哥,兄弟我现在真的很想撸串子,拜托你,帮个忙,行不?”
  
      老莫:“呃……好,好吧。你这人,你心怎么这么大呢?这,这怎么不商量事,不琢磨事儿呢?”
  
      老莫裹了一身的不解,转身找人忙活去了。
  
      我挪到甲板上,找了个大椅子躺下,坐上面,晒太阳。
  
      玛丽莲这会儿,又幽幽地转过来了。
  
      我看了眼她说:“把韩师父照顾好了?”
  
      玛丽莲:“嗯,我给他找了点面包,还有牛奶,他吃饱说要休息,我就领他上舱室睡觉去了。”
  
      我点头说:“嗯,韩师父现在,基本就是吃和睡了。总之,你辛苦一些啊。“、
  
      玛丽莲点了下头,又说:“那个……范先生,我好像跟你隐瞒了一个事情。“
  
      我说:“嗯,知道,不就是维克多嘛。那个当初,跟林太太接触的英国人,他应该也到了这片海域了吧。”
  
      玛丽莲一怔:“你,你全知道了?”
  
      我点下头,刚要说点什么,就见老莫领了几个船员还有蒋先生过来了。
  
      见到我,蒋先生一抱拳:“范师父,好身手,我们都听说了。”
  
      另一个阿海叔也朝我一抱拳说:“范师父,真给我们长志气,行!好身手!“
  
      我笑了下:“行了,大家都受委屈了。那个,蒋先生,咱们现在这是到哪儿,到事发的沉船地点还要走多久“
  
      蒋先生说:“是这样,范先生,如果中途不出什么差错,按这个速度的话,今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就能到达出事的那个海域了。“
  
      我说:“嗯,行,那个反正现在风平浪静,也没什么事,大家一起来吃东西吧。“
  
      蒋先生欲言又止,但很快,他还是顺从我的意见,张罗着让人去厨房拿东西过来做烧烤。
  
      一时间,海鲜,培根,牛肉,青菜,都拿出来,做成了串子。接着,我们又就着啤酒,一边喝着小酒,一边撸着串子,一边,眺望苍茫的大海!
  
      而在我身前身后,几个客家汉子跟我快意恩仇地喝着酒。
  
      龙大师心惊胆战,以消失江湖几十年不见的传说中的上古手法烤大串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