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六十一章一个狂暴的斯文流氓

第四百六十一章一个狂暴的斯文流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玛丽莲点头答应,与此同时,身后两壮汉转身。[燃^文^书库][www].[774][buy].[com]‘护送’我一路走出舱室,直奔船上的一个小会客厅去了。
  
      有必要提一下这个会客厅。
  
      这里是整条船上装修风格仅次于茶室的所在了。只不过,相对茶室来说,这里摆满了各式的洋酒,我曾经听蒋先生提过一嘴,他说了,每一瓶酒都拥有不俗的年份。此外,价格并不能衡量这些酒。因为,就算是有钱,也不一定可以买到它们。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有钱,同有品,有路子,有面子,并不划等号。
  
      因为,有的人,就算是富可敌国。但过于浅表的知识和涵养,让他在众人眼中只是一个钱多的傻x而已。
  
      真正的有钱,是利用手中的钱。广交人脉。畅达天下,一呼千应,万应!
  
      那才叫,牛x!
  
      我脑子里,想着有钱,没钱,没钱怎样,有钱又怎样的事情。然后,一步步,走来到了会客厅。
  
      漂亮的厅里头。点了圆润的奶黄色灯光。
  
      尽管,舱室外的海面现在惊起风浪,但这里,仍旧非常安静。
  
      我看到了维克多,这个之前,仅打过一个照面的英国人。
  
      他一丝不苟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皮鞋一尘不染,目光温和而有力。
  
      对,这里我强调了‘有力’两个字。
  
      而这两个字,在开始时,并没出现在他的脸上。
  
      这才是真正的维克多,一个有着绅士外表和野兽内心的苏格兰或爱尔兰血统的斯文流氓。
  
      维克多坐在一张铺了小方格餐布的餐桌上,桌子的两旁,摆了餐具和用白钢罩子,罩起来的食物。
  
      维克多见到我后。他朝我微微笑了一下,伸手示意我过去。
  
      我向前走了一步。
  
      身后两大护身,正要继续跟的时候,维克多朝他们摆了下手。
  
      对方,很知趣地退下,并将舱室的门关上了。
  
      维克多朝我笑了下,接着他一扬手对我说:“大概你还没有吃晚饭吧,试一下,我发现这船上的厨师手艺真的很棒!尤其,更让我惊叹的是,我竟然在冰箱里找到了几块速冻的日本神户牛肉!”
  
      “你完全想像不到的它的级别,它竟然是12级的顶级牛排,那浑然天成的质感,漂亮的白色花纹……可惜,它被冷冻了。但如果,不被冷冻,我们也很难在船上吃到它,不是吗?”
  
      维克多一笑,他脸上展露出了深深的法令纹。
  
      我笑了下说:“是的,先生,这样的牛肉,的确是难得。但是,我很好奇,对于一个英国的绅士来说,你的中文……”
  
      维克多笑了:“我的先祖是英国的贵族,他曾经供职并效力于著名的东印度公司。中国对先祖来说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国度。它拥有灿烂的文化,悠久的历史。并且在早些年……”
  
      维克多想了下说:“大概,明朝时,中国拥有可震摄任何一个国家舰队的强大海军。”
  
      “所以,我们的先祖,对中国是敬畏的,而这种敬畏,所针对的是中国灿烂的文化,比如,春秋时代的伟大思想,唐朝的兴盛,宋代顶级的瓷器,绘画,书法艺术。明朝的军事,令人生畏的火枪技术,这都足以让人敬重。”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我呢,从小就接受了家庭教师的教导,我从小就学习了你们的书法,中国的文字,我看过你们的书,从孙子,老子,到鬼谷子。那里面提到的哲学思想,让人着迷的几天几夜无法安眠。”
  
      “正因如此,我是一个标准的中国通,不仅会说,你们讲的普通话,我还会说广东话……”
  
      维克多最后一句,用的是字正腔圆的广东话。
  
      “好了,范先生,我们用餐吧。”
  
      维克多笑着,扬了一下手。
  
      我掀起了白钢罩子,坦露出的是一块煎的很轻微的牛排。
  
      我用刀划开,里面露出一片血丝。
  
      我试着切了一小口,嚼过一口。
  
      嗯,相对还说,还算是那么回事儿吧。没有一般的牛肉老,硬,有的是柔软酥和的质感,并且,味道并不是特别的腥。
  
      当然了,相对这种昂贵的牛排来说,我还是喜欢纯正的酱牛肉。切成很薄的小片,一片片的吃,用的是正宗的黄牛……
  
      牛排在吃。
  
      期间,维克多特意欠了下身,拿过一个装满了红酒的醒酒器,给我倒了一杯,据他说是这里最好的红酒。
  
      说实话,这个东西,我真的不太会品,但口感嘛,很醇和,我能说的就是这样了。
  
      喝着红酒,吃着牛排,晚餐进行的很愉快。
  
      大概半个小时后,牛排干掉。
  
      维克多端起红酒杯子,跟我示意着切斯了一下后。他笑说:“谢谢你帮我除掉了沈。”
  
      我看着他说:“为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