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六十四章这是心中一动的原因

第四百六十四章这是心中一动的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幽灵船并不是大家认为的那种什么鬼呀,神呀之类。[燃^文^书库][www].[774][buy].[com]冠以幽灵两个字,仅仅是因为。它不易被什么发现,并且拥有难测的航行路线而已。实际上呢,它们只是一些被丢弃的大船。
  
      近代造船业发展的很快,并且,伴随船舶的新旧更替,一些退役的老船在被拆掉船内的主要部件后,都被扔在港口,等待大型的废品回收公司,加以回收利用。
  
      但有时候,比如像今天我们遇到的台风啊,等等这些极端天气出现时。大船就会被汹涌的海浪卷到大海的深处。有些找到的,就让拖船拖回来。有些呢,就找不到了,然后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了。
  
      幽灵船就是废船,它们一般情况下,都是在大洋里,跟随洋流一起飘泊。偶然遇到极端的天气后,又会突然改变方向,继续悠荡。
  
      正是这种捉摸不定的航向,才被很多人冠以幽灵船的名谓。纵私叉弟。
  
      实际上。
  
      这货,就是一堆长满了锈迹的废旧钢铁罢了。
  
      但现在,这货对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废物。它是个救命的东西啊。苍茫大海,海水里头这么凉,我这小身板,也不像海豹兄那样,拥有一层厚厚的脂肪。这时间久了。真心顶不住的。
  
      是以。当我在雨雾中看清楚了,这条幽灵船的大体方位,我奋力!我游啊游!
  
      可很快,我发现,我这就是在瞎折腾。
  
      游他大爷呀,估计就算给我屁股后头安一马达,我好像都难逃风浪的掌控。
  
      不过,还好。
  
      老天爷似乎不想让我这么早挂掉。我游了几下,发觉游不动的同时,我看到那条大幽灵船竟然奔着我悠悠地荡来了。
  
      喀嚓,远处天际一道惊雷闪过。我得以看清楚这条大船那令人惊赞的身姿。
  
      长的真大,真沧桑啊。
  
      大破船,浑身上下布满了黑呼呼的铁锈,船名字,估计早就没了。船上东西,远远一打量,也是拆了七零八落。
  
      这货,现在除了不沉,它上面,真就啥东西都没得喽。
  
      眼瞅这家伙,离我是越来越近。
  
      我打量之余,不免又犯了另外一个嘀咕,我怎么上去呀。
  
      这船上也没个活人,也不能扔个梯子,绳索什么的,这露出海面将近两三层楼高的,这个高度,怎么解决呢?
  
      正思忖间,喀嚓又一道闪电。
  
      我一抬头,我去你大爷,这货已经到近处了。
  
      巨大黑沉的大破船,距离我不到三米远,这么近的距离,我已经无法看清它的轮廓了。此时,海浪助力,不容我多想,我要尽早敢在这货撞上我之前,想个办法,登上去,不然,过了这村儿,可就没那个店儿了。
  
      黑暗中,我看不清楚大船的船体,只能凭借海浪,还有内心深处的一份感知,让身体顺着海浪的节奏,轻轻地一动,随即当感觉到船已经撞来时,我伸两手在船上一阵的乱摸。
  
      终于,手碰到一个冰冰冷的,突起的小东西,当下五指发力,猛地扣住的同时,我的另一只手也摸到了类似的东西。
  
      船体上的这东西,硬硬的,表面很光滑,并且还不大。我稍微感觉了一下,随之得出结论。原来,这货就是寄生在船壳上的贝类。
  
      世间万物就是这么奇妙,若是没有这东西,可能我就错过救命的机会,然后,命丧南海,喂大鲨鱼了。
  
      这么不起眼的小东西,没想到,可以救我一命。
  
      我摇头一笑,然后松了一只手,又四下摸索,结果,竟然发现这船上有很多类似的贝类寄生在上面。
  
      海洋船舶,针对寄生的贝类一向很头痛。所以,随着冶金技术的提高,现代造船业所用的钢板,已经可以杜绝贝类寄生了。这船,长锈了,并且贝类很可观。由此可推断,它这岁数,真的是不小了。
  
      就这样,我扣着船上的寄生贝,掉了后,我再找一个,再扣住。冷了,我就加快呼吸,通过快速的呼吸,再加上燃烧神念,提高专注力,来保持住自已的体温。
  
      体温是大害,在冰冷的环境,体温一低,血压就低,血压一低,脑供氧不足,就容易失去正常判断。更进一步,甚至产生幻觉。
  
      而保持体温的一个方法之一,就是急!
  
      一定要急!
  
      要突破!不能放松,不能放弃。
  
      就这么,我跟这一船的寄生贝较着小劲,一边扣着,一边顺着海水,慢慢地动啊动。
  
      接下来我跟着这条大破船,在海里边,飘呀,荡呀。
  
      时间悠悠地过,不知过了多久。风雨渐渐就停了。然后,笼在头顶的大块乌云,也倏地一下子散去喽。
  
      我这时,已经从接近船头的地方,跑到船尾了。
  
      冷不丁,我见着有光亮,就抬头,结果,咣当一下,我脑瓜子磕中了一个什么东西。
  
      还好,磕的不是很大力,脑袋应该是没坏。
  
      于是,又细眯了眼,朝上一望,这下我终于看清楚了。
  
      眼么前,搁船尾处,居然吊了一个破烂不堪的铁梯子。那铁梯子原本很长,但由于海水侵蚀,一多半已经烂没了,只剩下上边的一截,还在那儿晃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