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八十三章曾老爷子的坦白之举

第四百八十三章曾老爷子的坦白之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乔知章其实很不错,底子很好的一个人。[燃^文^书库][www].[774][buy].[com]并且,他失误。也不是因为,他的本事学的不够。
  
      他很强,真的很强,很强。
  
      但可惜,他悟的不是真正的道,而只是传说中的剑道。
  
      冯教授讲过,真正的武者,一个以武入道的人,面对敌人的时候,不是计算他的招式,他的力量,他的动作。而是要把对方。装到心里去。
  
      当你把对手,装到心里。
  
      他的一举一动,一招一式,甚至心里想的是什么,怎么动的,一切的一切,都尽在心中。
  
      你要做的不是想,也不是分析。而是随他的节奏,自然而然地动。
  
      一切都出自本能。
  
      没有花哨的招式,心法,口诀。力量运用方式,什么都没有。
  
      一切,只有本能。
  
      而这,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大道自然。
  
      但这个过程,不是凭空来的,而打小一步步练习,接触实战,一点点养成的!
  
      并且,在开那扇白钢门之前,我还不会。
  
      但门开了后。
  
      我会了。
  
      内家功夫的精华。就是一个让身心回返先天,转尔合道的这么一个过程。
  
      八卦掌是好刀术,一招青龙探爪,每天一小时,走上五年。
  
      再习刀百天,出来后,什么剑道,剑术大师,全秒!
  
      就是这样!
  
      这就是功夫!
  
      但这里要说的是,这个练习的过程,真心,不那么好看……
  
      所以。内家,不是一个张扬的拳,不是一个打出来,多么漂亮,吸引人的拳!正因如此,现代人。已经很少有人喜欢练习了。大家更喜欢的是,跑酷,街舞,自由格斗,泰拳,这些个看起来那么漂亮,带劲的东西。
  
      我这时,收了刀。
  
      地面上,导师脖子处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一大片的地板。
  
      他死了!
  
      就是这么快,唰的一下子,一个活人,就此跟这个世界,说了再见。
  
      导师你好,导师永不再见!
  
      我蹲下身,伸手掌慢慢合上了导师的双眼。
  
      这时,曾老爷子独自一人过来了。我转过身,看了一眼他来的方向,略显黑暗的角落里,只剩下了蒋先生一个人目瞪口呆地守着躺在担架上的弟弟。
  
      那两个抬担架的猛汉,每人脑门子上都插了一根长长的箭矢。
  
      不用说,方才激战中,这两人,全挂了。
  
      老爷子拿着手电,挪步,艰难地到了我面前后,我这才看清楚,他胳膊上插了一根箭。
  
      箭的劲道很猛,已经完全穿透了他的臂骨。
  
      曾老爷子看上去很憔悴,他晃了下手电,看了看我,幽幽叹了口气说:“你赢了,真没想到,最后还是你赢了。”
  
      我微笑:“没有,这刚刚开始。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清除掉了,一些本不应该出现于此的人。将他们清理干净,接下来,才是我们真正要做的事。”
  
      曾老爷子忖了忖,复又抬头看我说:“一个修道人,行了杀人的手段。也就是,犯了杀戒,你真的不怕,杀生带来的后果吗?”
  
      我笑着回应:“一个修道人,真正的修道人。正是他能看清楚,这一场场的因果。知道,过往由来的本源是什么,知道他自已是什么,知道他的使命,他的责任是什么。而这一切的根本,又都是建立在高度理性之上的思维产物。到了这一境界,他就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了!”
  
      曾老爷子微微一动:“你……看清楚这因果了?”
  
      我微笑:“众生即我,我即众生,这就是因果!”
  
      曾老爷子一声长叹……
  
      随之,他轻轻抬了下,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臂,朝远处,不明的黑暗指了一下说:“你去吧!玉先生,应该是受执念所迷,受困于这里面的什么地方了。但这里,有充足的食物,淡水,维持半年,乃至七八个月,绝对没问题。但时间一久,可就不好说了。”
  
      我正色:“是什么样的执念,会让他抛弃一切,然后,被困在了这里?”
  
      曾老爷子:“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我的师父是玉先生的好友。师父曾提过一次,说玉先生在一个什么地方,发现了一个东西。具体,我不了解。”
  
      “这是其一,其二,与仙道会有关的全部,都在这里了。这应该就是玉先生的隐修之地。”
  
      “我到这个岁数,图的,求的,已经再不是钱财,阳寿。而是想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做点什么。”
  
      “华夏医脉,源自上古岐伯之说,但岐伯此人是谁,又是从哪里知道的医术?经脉之源为何?是何人见的经脉?又是何人,知道的这一切?这所有一切的一切,全都是一个谜。或许,答案,就在这里。所以,我的本意,讲白了,也是分,公,私两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