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冒牌大庸医 > 第四百八十五章留住玉先生的原来是这个

第四百八十五章留住玉先生的原来是这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实话,我是真摸不清楚这老头儿的底儿。[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你说这人,说他坏。他那一对足以媲美僵尸道长的大眉毛,又透了一股子夺人的英气!
  
      要是说他好,他眼前表现出的言词,语气,又像极了某黑色团队的大哥,扛把子!
  
      我决定周旋,在不明敌我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周旋,然后套出更多的消息。
  
      我能做的,仅此而已了。
  
      所以,我没直接说跟他算什么帐……
  
      我瞟了眼他手边高高堆起的朱砂粉,我说:“老人家磨这个朱砂。有多久了?”
  
      老头儿淡淡:“算起来,差不多十几个年头喽。”
  
      我:“朱砂大毒呀,老人家你难道不惜命吗?”
  
      老头儿玩味一笑,停了手中摇的磨柄说:“我就是惜命,所以才要磨朱砂。小伙子,你还没说呢,这笔帐,跟我怎么算呐?”
  
      我笑了:“我不知道跟你怎么算,再说了,赵先生他,他这病事发的突然,我……”
  
      老头儿摇了摇头,随之他猛地一敛目光。视线直直对着我说:“你,刚出道的?“
  
      我怔了下:“是啊,刚下山。”纵讽斤巴。
  
      老头儿自顾一乐:“难怪了。这样吧,你出去门口,抬头看看那门牌子底下挂的是什么东西!”
  
      我心里一动,看了眼身后的小仙女和月祺,两个女孩儿,正有模有样地执笔在纸上写画着什么呢。
  
      我没打扰,就转身,一脸好奇地走到门口。
  
      推开门,走出去几步,仰头探眼仔细一看。
  
      果然,在门口上边。牌匾底下,有一个用红绳系住的巴掌大小的铁葫芦。
  
      铁葫芦……
  
      话说巴掌大小的铁葫芦,这要不注意,还真发现不了。
  
      这能说明什么呢?
  
      我揣了不解,又拧头走了回去。
  
      重新在老头儿身边坐下,老头儿说话了:“看着了吗?”
  
      我说:“看着了。”
  
      老头儿:“医家一道,除了骗子,假大师,伪国师,但凡民间出来,真正秉了古法的医家在江湖上行医,都会在门口挂个葫芦。葫芦大小,样式不一定,但有了这个,说明有人在此行医了。外来的,到这儿来看病。你得先登门,打个招呼,见个礼才合规矩。”
  
      (ps:很多医家都会在门口挂这个葫芦,但有的也不挂,挂与不挂,并不能凭此来判断人家的好坏,这只是文中指的一个江湖。特此说明。)
  
      我听老头儿讲过了原由。知道是自个儿没考虑那么多。所以我说:“老人家,真是不好意思,我是刚下山,初次出手行医,不知道江湖医家里的这些规矩,冒犯的地方,还望别见怪。”
  
      年轻人对老,须要先行一个‘尊’字的礼。
  
      行过后,老的受不受得住,那就得看他的德行了。
  
      老头儿笑了笑说:“小伙子,说话挺得体,不错。不过,这个帐始终是要算的。但具体怎么算呢,咱们一会儿再说,你先给我讲讲,对面那个失心疯的,他得了什么病吧。”
  
      当下,我没隐瞒,将赵先生受坏人引诱,请神女,神交,后又沉迷其中的经过,大概讲了一遍。
  
      老头儿:“你用的是哪门术法解的?”
  
      我说:“正宗道门,精禁,行泄血邪的手法。”
  
      老头儿:“也是不错!对面那个糊涂画家,他身子骨倒还是强健,奈得住亏虚损耗,嗯,可行,可行。”
  
      我微微松了口气。
  
      老头儿是行家呀,这精禁法,首一条就是病人本体元气一定要足。不然的话,很容易伤到对方身体的本气,从而把人一下子就给搞亏空了。
  
      想到这儿,我对老头说:“赵先生体内的邪火虽然泄尽了,但是他精神还有些恍惚。道门,医性,可医改后天运局。但他的先天命上受了邪念侵害太久,这个……”
  
      老头儿一摆手:“这个,一会儿再说。”
  
      “那个,小伙子啊。你初次给人行医治病,这个过程,有多狼狈,手法上多么粗野不得法,这个我就不提。你估且自行好好想想罢。但你呢,在我的地头上,犯了这个事儿。这个帐,还是要算的。”
  
      我虎脸问:“你想怎么算?”
  
      老头儿忽然轻轻移了下椅子,然后起身,张口对小仙女和月祺说:“两个小姑娘呀,你们在这,慢慢写画,我跟他去后面,聊聊天。”
  
      月祺:“哦,好啊。”
  
      老头一笑,对我说:“走吧,咱们到后边,慢慢算去。”
  
      我黑脸跟在老头儿身后,心中计划了一千种可能。
  
      打架?撕破脸皮?叫人放狠?难道,难道会是最可怕的扔肥皂?
  
      心里胡思乱想着,就这么跟他去了拐到了后屋。
  
      这屋子是个小茶室。
  
      靠墙有一个砖头搭的小炕,但这个炕是不烧火的。炕上面放了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摆了一套非常简单的茶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